西西小说 > 玄幻魔法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 似曾相识的话剧表演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 似曾相识的话剧表演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时间?是啊,时间总能冲淡很多……”

    目光碰触到女孩那纯净无暇的湖蓝色眼睛,尼克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

    可惜的是,艾琳娜的话就仿佛是炸药堆上的火星,顷刻间点燃了那份他好不容易压在心中的沮丧和愤怒情绪——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可惜他已经没有改变的可能性了!

    “你倒是说说看!”尼克突然爆发了,把那封信又从口袋里抽了出来,“脖子上被一把钝斧头砍了四十四下,有没有资格参加无头猎手队?!”

    “唔——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

    艾琳娜略微思索了半秒,在尼克期待的眼神中,斩钉截铁地说道。

    “无头猎手队,那么顾名思义应该全是头和身子可以分离的幽灵猎手队,这种团队最注重的就是协调性和统一性……抱歉,尼克,或许这就是人生。”

    “你!可、可是——”

    差点没头的尼克还没来得及抖开的信落在了地上,他有些情绪失控地挥舞着手。

    “我的老天!只有一点点儿皮和筋连着我的脖子啊,艾琳娜!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实际上和掉脑袋一个样。我的意思是,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事情办得干净利落,希望我的脑袋完全彻底地断掉,我的意思是,那会使我免受许多痛苦,也不至于被人取笑,可是……”

    “你在说谎,你没有。”

    艾琳娜平静地说道,蹲下身好奇地在那封信件上摸过。

    冰冰凉凉的,就好像穿过了一层冷水——然后,她手指穿过信纸,碰触到了地面。

    果然,真正的幽灵信件,活人在正常情况下是无法触碰的。

    这跟宾斯教授的教案、格雷女士的诗歌集、胖修士的祷文书一样,在魔法世界的幽灵们之间,还存在着一种极为特殊的信息记载、解读方式。

    “说谎?!哈!你是也和彻底掉脑袋的德波魔先生一样,打算取笑我么?”

    差点没头的尼克气呼呼地的说道,弯下腰,正准备捡起掉落的信封。

    “并不是。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您从来都不希望自己的脑袋完全彻底地断掉——至少在您还被人称为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顿爵士的时候,一直是这样的。”

    艾琳娜看着和她处于同一水平线的尼克,平静地说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直到死亡抵达前的最后一秒,你都在奋力抗争着这个结果……哪怕您的嗓子被修士用药水毒哑、魔杖被国王夺走——甚至连死亡也无法让分离您的身体——所以,我并不觉得您有必要羡慕那些彻底掉脑袋的先生们。”

    “……你说,什么?”差点没头的尼克身体一僵,修长的手仿佛被地面吸住了。

    “我是说,您比大多数人勇敢——这是值得自豪的事情。”

    艾琳娜轻声说道,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倾盆而下的大雨,刻意不去看尼克此时的表情。

    “过几天就是万圣节了呢,时间会冲淡伤痕,而文字会让故事传唱下去……或许没有多少人有耐心去拾捡历史长河里的贝壳,但它不可能、也不应该就此消失。”

    作为格兰芬多的驻院幽灵,差点没头的尼克生前的经历可不简单。

    艾琳娜背对着尼克,从胸口的“异次元小包”中拿出《霍格沃茨的幽灵》看了一眼。

    “去年期末考试结束后,我从霍格沃茨图书馆借了一本书,上面记载了一些关于城堡里幽灵们的故事,其中就有关于您当年去世详情的记载,书上是这么说的——”

    「公元1492年10月30日晚上,尼古拉斯爵士在皇家公园里漫步时遇到了格莉芙女士。她确信他能够帮助自己矫正歪牙,但是尼古拉斯的尝试却事与愿违,让她长出了獠牙。」

    「因为这个错误,尼古拉斯爵士随即被卫兵关押,并被判处死刑。而在他被锁进地牢之前,他的魔杖也被夺走了,让他无法使用魔法逃离那里。整个晚上他都在喊叫,声称自己马上就能消除格莉芙女士带来的伤害。」

    艾琳娜稍微停顿了一下,飞快地瞟了一眼胸口的小抄,继续说道。

    「在当年夜里,一个牧师来到尼古拉斯爵士的牢房安慰他,并在第二天的黎明护送他上刑场。行刑手让他在石头前跪下的时候,他已经说不清话。不过,行刑手的斧子很钝,因为磨斧子用的石头不知道放在了哪里。因此尼古拉斯总共被砍了四十五下,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一点点儿皮和筋连着他的脖子。」

    “噢,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仔细翻阅那些古老、乏味的魔法史……”

    差点没头的尼克愣了好几秒之后,稍微咳嗽了一声。

    他捡起信封塞回衣服里,直起身子扶了扶头上那顶插着羽毛的帽子,轻轻叹息了一声,以一种矜持、道。

    “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并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地方。我太过于自大,认为自己那蹩脚的魔法可以帮格莉芙女士,但当你陷入忙碌疲惫不堪时难免会犯错——亨利国王因此判处我死刑,好吧,这是我咎由自取……我可不是什么值得你们学习的巫师。”

    “不过,谢谢你,年轻的卡斯兰娜小姐。”

    差点没头的尼克深深吸了几口气,然后用平静多了的口吻说:

    “那么——你又是在为什么事情发愁呢?我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不能,”艾琳娜叹了口气,这次她是真的有些小小的郁闷,“除非你知道怎么可以让我快速长高,或者怎么让时光小范围倒流一个小时以上,否则——”

    不出意外的话,刚才发生在黑魔法防御术课堂上的事情很快会传遍整个学校。

    关于半个班学生的博格特都是艾琳娜,以及各种形态艾琳娜“蠢萌切换”的故事肯定会在各个学院之间不胫而走,而格兰芬多学院的那级台阶多半也会因此出名。

    赫敏的“台阶消失”魔法有一定的夸张成分,但好事者们可不会深究那么多细节。

    艾琳娜现在就差不多能想到,大家会如何绘声绘色地描述,一根呆毛在台阶坑里愤怒地左右摇晃的场景——尤其是拉文克劳那些谣言传播者,这简直是那群女人的狂欢。

    “嗯?时间倒流?”

    尼克皱起眉头,表情严肃地看向艾琳娜,关切地问道。

    “难道说,在刚才你们的课堂上,发生了什么并不好的事情吗?”

    “我们刚才上了一节黑魔法防御术的实践课,课程内容是如何对付博格特。因为某些意外的情况,博格特变成了我样子……然后,你知道的——滑稽滑稽。”

    艾琳娜抬起手指,做出了一个魔咒射击的动作,闷闷不乐地说道。

    “全班同学都在笑我,嘲笑我个子矮,从第一次魔咒命中开始,一直没有停过。这就好比是您纠结自己脖子的问题一样,我的意思是说,我比任何人都希望我可以快点长高,那样可以让我看起来像个大人,并且不至于因为身高而被人取笑。”

    “唔……身高么……等等,我或许有个主意……不过……”

    差点没头的尼克若有所思地沉吟了几秒,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

    “……不行,这不符合规矩……”

    “咦?”

    艾琳娜瞪着他,惊讶极了。

    自从尼可·勒梅明确表示无能为力后,艾琳娜差不多熄灭了快速长高的念头。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可以长高的魔法,但对于勒梅、邓布利多、格林德沃……这些高个子的巫师门而言,他们显然没有任何理由去耗费时间研究这方面的魔法。

    至于弗立维教授这边,这位魔咒大师同样也不在意自己的身高。

    尤其是当弗立维教授凭借这个优势,连续获得了好几届巫师决斗冠军之后。

    “抱歉……算了……这对于学生而言太危险了……而且……不过,如果过几年你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的话……或许我,我可以教你一个冷僻的魔法……唔……”

    差点没头的尼克两只手纠结地拧在一起,颇为抱歉地说道。

    “艾琳娜,这是一个基于人体变形术的衍生魔法,算是我个人的小成就……唔,如果我现在还有法力的话,倒是可以稍微帮一帮你——这是非常高深的变形术,至少也要等到你顺利完成了ls考核之后,才能谨慎地进行尝试……”

    差点没头的尼克一边摇着头,转过身,缓缓地朝着走廊后方滑动。

    艾琳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

    没错,人体变形术——这就是她此前一直想要去寻找的增高秘诀。

    这可不是类似于海格那种半吊子的猪尾巴魔法,亦或者是麦格教授、原著中的“穆迪教授”展现出来的魔法变形,这其实是归属于永久变形魔法的类别。

    毋庸置疑,从差点没头的尼克个人履历来看,他至少算半个魔法整形专家。

    作为当年的皇家首席巫师,他如果一直那么不靠谱的话,那也没可能获得封爵了。

    “尼克,等一等……唔,我,我希望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艾琳娜兴奋地说道,颇为期待的看向尼克。

    按照原著中的剧情走向,今年万圣节正好是这位幽灵爵士的五百岁忌辰,算一算时间的话差不多就是下周——原本艾琳娜不打算去参加那个幽灵聚会,但现在不一样了。

    倘若有一个任务系统的话,那尼克头上此时一定亮着大大的金色感叹号。

    而任务奖励,则是艾琳娜寻觅已久的“长高魔法”。

    差点没头的尼克立刻停住了脚步。

    在艾琳娜没有看到的地方,他嘴角微微扬起,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唔,你确实可以为我做一件事——”

    尼克兴奋地说,他转过身,有些紧张地自言自语着。

    “等等、艾琳娜——我的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不行,你肯定不会愿意——”

    “是什么呢?”艾琳娜乖巧地问道。

    “好吧,你也知道,今年的万圣节将是我的五百岁忌辰。”

    差点没头的尼克说着,挺起了胸膛,显出一副高贵、自豪的样子。

    “噢,是的!

    艾琳娜点了点头,她正在努力地发挥着演技,“所以我能为您做点什么吗?”

    “是这样的,我打算在一件比较宽敞的地下教室里开一个晚会。到时候,朋友们将从全国各地赶来。如果你也能参加的话,我将不胜荣幸。当然啦,你也可以邀请你的小伙伴们一起,我同样欢迎她们——可是,我敢说你们情愿参加学校的宴会,是吗?”

    尼克焦躁不安地看着艾琳娜。

    “怎么会,这太棒了!”

    艾琳娜飞快地说道,稍微控制了一下表情声音,以免太过于虚假。

    “我肯定会来的,而且我还可以让霍格沃茨厨房全力配合。”

    “噢,我亲爱的孩子!艾琳娜·卡斯兰娜,参加我的忌辰晚会,太棒了!对了……”

    尼克迟疑着,显得有些兴奋,“另外,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试着在诸如《唱唱反调》、《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这些杂志中提一句,我听说你似乎有些影响力——简单提一句就可以了,就说吓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尼古拉斯爵士召开了盛大的忌辰庆典。”

    “嗯?当然啦,当然可以——”

    艾琳娜眯了眯眼睛,甜甜地回答道。

    差点没头的尼克向她露出了笑容。

    紧接着,霍格沃茨的下课铃声适时响了起来。

    上百名学生推开教室门,有说有笑地涌入走廊之中。

    拥挤的人潮隔开了她和差点没头的尼克,艾琳娜跟着不断移动的人潮,一边朝着学校礼堂的方向走去,一边从胸口拽出睡得迷迷糊糊的储备粮,以及纸、笔。

    刚才发生的一切,未免太凑巧了一些。

    有些事情,她打算去查证一下……譬如说,尼古拉斯爵士的过往经历。

    相比起单纯地把希望寄托在他人的善意、诚实之上,艾琳娜更习惯于掌控全局,利用他人的主动先手反过来布置陷阱——这是阿不思·邓布利多教给她的白魔王之道。

    ————

    ————

    好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