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三卷:双生劫 第五章:一楼.怒其不孝(3)——不孝有三

言咒师 第三卷:双生劫 第五章:一楼.怒其不孝(3)——不孝有三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

    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

    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

    ——《孟子离娄篇gt,赵岐注

    -----------------

    阿梅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就连“方块男”自己,都无法相信眼前的东西,是自己吐出来的。

    不过他也不需要相信,因为那古怪的东西才刚离开他的嘴巴,谕天明就飞起一肘,将他送入了“梦乡”。

    那带着胃液从男人嘴里落出来的肉团,过了一会儿渐渐展开了身躯。

    这是一个身长足有尺余,身宽也有半尺,乍一看身形很像是吉娃娃犬的“生物”。

    最古怪的是,即使是毫无灵异能力的阿梅,也可以看得到它,而且看得非常清楚。

    正因为看得见,眼前的东西才更让阿梅不寒而栗。

    虽然身体的其他部分长得很像是狗,但在最关键的脸的部分,这玩意却长得极其令人作呕。

    它并没有“脸”,甚至没有脑袋。

    在本该是脑袋的位置,长着一个大大圆圆的“大饼”,在那“大饼”之上,只有两个像猪蒲扇一般的大耳朵和一个象鼻。

    恶心感和好奇心交杂的阿梅,又仔细地看了看,发现那圆圆的东西并不是“大饼”,那圆的中心,那象鼻的附近,有一个四方形的白色痕迹。

    这就好像……好像是阿梅经常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铜板”。

    那对耳朵同样也很奇怪,它们都是从中一折,就像是蚌壳一样合了起来,只是偶尔才会张开。

    超大的铜板做脸,蚌壳一样合着的猪耳,再加上一根歪歪扭扭的长鼻子,这不伦不类的搭配所产生的效果,远不止“令人作呕”这么简单。

    “这怪物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阿梅有些语无伦次地问道。

    “这不是鬼,也不是怪,”谕天明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后掏出一根短木棍:“这是‘魔’,是人的心魔。”

    -----------------------------------

    在所有常人未知的生死之物中,“魔”是最特殊的一种。它不像“鬼”或者“怪”,甚至包括“妖”,它是唯一一种完全和亡者缚灵完全无关的灵质体。

    古语有云,魔由心生。

    所谓的“魔”,是从常人的情感之中,自然演变生成的的精神寄生体。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魔”,而“魔”的大小,能力的强弱,则完全是由人本身的情感强度决定的。

    就像是绝世的大枭雄,身上的“魔”就要比常人大上百倍千倍。

    欲生魔,执妄生魔,爱恨生魔……只要是极之强烈的情感,都会派生出相应强势的心魔。

    当魔的强度到达了一定的境界,便会反过来影响宿主的精神状况,使之成为只为欲念而生的奴隶。

    这里允许作者穿越一下,拿第一卷的姜华来做例子吧。他就是典型的,被自己“性欲”的心魔反过来所控制的肉身傀儡。

    魔和人总是一体共生,相互影响,但最终获胜的,往往总是魔。

    因为与人共生,其实“魔”非但不带什么阴气,反倒是极阳之气形成的。

    所以,当用强烈的阴气硬拖,确实是可以将“心魔”从生者的身体中拽出的。

    也正因为是阳气所生,当魔在人体内时,并不会有固定的形态。但当它们被硬拽出人体之外后,便会拥有普通人也看得到的形体。

    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多见,无法左右宿主意志的弱小的魔,在离开人体后根本来不及成形就会死去,而那些让宿主成为行尸走肉的强悍的魔,又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被拽出来的。

    不过因为高强度的魔本身的形体实在是太过奇怪,而且是普通人都可以看得见,所以即使是凤毛麟角,但只要魔一出现,便一定会被以讹传讹地载入各类鬼神纪事之中。

    我们在那些口口相传的故事里听过的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其实大多都是脱离了人体的“魔”。

    寄宿在人胃部,可以从食道被拽出的魔,只有“不孝”和“贪食”(也叫“饕餮”)。

    虽然这个昏倒的“方块”男很像是养着“贪食”的笨蛋,但如果只是“贪食”的话,不可能会吸引到如此数量的怒蛛。

    只有“不孝”,才会让被寄宿者产生如此大的怨气,也才会招来以怒气为食的怒蛛。

    虽然身为一阴一阳,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灵质体,但这两者却也是互利共生的好“伙伴”:“不孝”使得宿主易怒,然后怒蛛也有让人怒气上升的功效,更容易使“不孝”压倒宿主的其他情感,获得精神上的控制权,也让人变得更易怒……

    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再加上这栋楼内的巨大阴气对“怪”的吸引力,这个一楼才会彻底变成怒蛛的巢穴。

    虽然没有亲眼见识到那只“不孝”,不过就凭它能让这里的门内门外堆满怒蛛,它的个头也不会小到哪儿去。

    这还只是离阴气源头最远的一楼,就已经是这般热闹了,当真到了六楼,得看到怎样的怪物啊?

    这样想着,言先生的兴致突然没有了。

    没错,言先生是想找个家伙发泄一下,但如果六楼真藏着什么强悍的怪物,言先生就还得赔上阳寿和它斗,那就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

    虽然言先生也有好奇心,也会想知道六楼阴气的本来面目,但言先生毕竟是一个“商人”,毫无利润可言的巨大风险,言先生是绝对不会去冒的。

    管它楼上的家伙是谁,如果它能逼得更多人找上自己,再多养它一些日子也无妨。言先生打了一个哈哈,拔腿便准备往门外走去。

    “请……请问,您找谁?”就在言先生即将离开的时候,从101的里屋忽然传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言先生微微一愣,回头循声望去。

    ----------------------------

    虽然“魔”的长相看上去很可怖,但实际上只要它脱离了宿主,是很容易被杀死的。

    谕天明手上的短木棍,是由汉阴古树的树枝制成,专门用来对付这种极阳之物的武器。

    离开了宿主的不孝,扑扇着自己的大猪耳,想搞清楚自己身处何处。

    只可惜,它还没缓过这第一口气儿,就已经被木棍贯穿了身体,钉在了地上。

    没一会儿,不孝便惨叫着化成了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不孝的惨叫声凄厉至极,就连一旁的阿梅,都不忍地别过头去。

    正是这一别头,阿梅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两个人。

    两个老人

    ---------------

    今天好忙啊好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