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双生劫 谕之卷 过场:最初与最终

言咒师 双生劫 谕之卷 过场:最初与最终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因为是过场,所以也没有一句话的抬头(为什么要说“也”?)

    ------------

    当烟气与蓝雾全都散去,阿暗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跨过尸体走了出来。

    虽然“吃”得是很饱,但脑中的回响已经越来越清晰,看来离那家伙“回来”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阿暗笑着伸手拉起了似乎永远都倒在地上的阿梅,用那久违的身体,享受着每一秒具有实感的触碰。

    “嘿,你的手在摸哪儿呢?”阿梅羞红着脸推开了阿暗。

    “呵呵,你这个女孩真有趣,我喜欢。”阿暗伸手想去摸阿梅的脸,手臂却在快要碰到前一瞬软了下去。

    “噗通”,阿暗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

    “哎,哎!”过了一会儿,阿梅蹲下身拿手指戳了戳阿暗:“现在是木鱼一号,还是二号?”

    “不要叫我木鱼!”厚重深沉的男声再度响起,男人从地上爬起了身。

    阿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谕天明回来了。

    ----------

    每次一互换,阿暗这家伙就会赖在谕天明的身体里半天不走,而且随着互换次数的增多,阿暗对于这个身体的控制时间也越来越长。

    以后一定要尽量小心不再落入需要阿暗出手相救的境地,再来几次,说不定就真被阿暗给挤了出去也未必。谕天明心里暗暗警告自己。

    而且,只是换了这么一会儿,阿暗的手上就已经多出了两条亡魂。

    不知是不是阿暗的影响还在,阿梅居然可以看到现在的谕天明脸上的表情有所变化。

    那是心痛的表情。

    为什么谕天明会心痛?是为了死在自己兄弟手上的两个杀手悲伤么?是,但又似乎不全是。阿梅呆呆地在一旁看着,不敢插话。她生怕自己一说话,在谕天明脸上的属于人类的感情,便会立刻消逝。

    “这个只顾自己吃饱的阿暗!”谕天明骂了一句,走到了那四具尸体的身旁。

    他左右扫了几眼四人,最后目光停留在了那个身系围裙的妻子身上,淡淡道:“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

    正当一旁的阿梅还在纳闷谕天明和谁说话时,一只奇形怪状的蜘蛛,忽然从“妻子”的身下闪出,冲着谕天明的脸就飞扑了上去。

    ——怒蛛。这个被一楼的不孝子给吸引来的“怪”,居然也有散落到五楼来的。看来这一对夫妻间终年无休的吵闹,至少也该部分归功于它了。

    本来应该看不见阴质生物的阿梅,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目睹了“送灵”仪式的关系,居然连怒蛛腹部的花脸图纹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闪开!”怒蛛这一扑的气势确实够汹汹,只可惜怒蛛除了可以引人愤怒之外,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攻击力。谕天明没好气的大手一扇,就把怒蛛给拍飞到一旁。

    要说这怒蛛也是够倒霉的,这一被拍飞,好死不死的刚好撞上了窗框上的菜刀(之前被阿暗钉上去的),在阿梅的惊叫声中,可怜的怒蛛便带着菜刀脱开了窗框,一起落到了窗外。

    “啊呀!”怒蛛也就算了(?),但这菜刀从五楼掉下,要是砸到了人的脑袋,这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事了。阿梅赶紧忧心地冲到窗口往下看去。

    还好还好,那把菜刀已经落在了地上,菜刀附近有个男人正仰头朝这儿看呢!

    “不……不好意思!”阿梅本能地抱歉了一句,然后赶紧缩回了身子。

    ……不对啊,又不是我扔的菜刀,我干嘛要道歉?阿梅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么一露头,不就把自己变成坏蛋了么?阿梅赶紧再探出身子想解释两句,却已经不见了那男人的踪影。

    不是已经要冲上来揍我了吧?阿梅打了个哆嗦,再看看房间里横陈着的尸体,这下自己不但成了高空掷物的缺德鬼,说不定还会被当成杀人犯!

    “木鱼我们走了,赶紧走!”阿梅赶紧推着谕天明往门外走去。

    没有来得及阻止阴劫,缚灵也给阿暗用“不正确”的方法给送了灵,谕天明确实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他就这样半推半就着走出了502室的门。

    阿梅回过身再看了地上的夫妻二人一眼,这才若有所思地关上了门。

    ------------------

    503是阿梅自己的房间。

    当阿梅一推开门,谕天明就“哦”了一声。

    这个公寓里无比空旷,几乎没有任何的家具——大型的家电没有也就算了,就连木桌木椅什么的,也都一个看不见。

    “我没钱。”阿梅也等谕天明说什么,就爽快地说道:“租这个公寓就把我的钱花得差不多了。”

    谕天明也没有理睬阿梅,只是自顾自地在房间里走着。

    ……对哦,我都忘记了,木鱼一号不怎么爱理人的,阿梅叹了口气,心说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彻底适应这两兄弟的转换。

    谕天明可没心思在意这里有没有家具,他在意的只是这里的阴气,浓重的阴气。

    似乎已经接近这栋大楼的阴气源头了,谕天明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得到藏在这浓郁阴气背后的愤怒。

    这愤怒……就在这扇门的后面。谕天明循着阴气找去,走到了阿梅的卧房门前。

    谕天明抬起了左手,但抬到一半却又放了下来,接着谕天明转过头来看着阿梅。

    “不用看我了,你爱砸就砸吧!”阿梅这次没有任何再强出头的打算了:“反正如果换成我开锁,里面又不知道会钻出什么怪物来了。”

    “碰!”阿梅的话刚一说完,她的房门就被一拳给打飞了。

    等这件事完了,赶紧找时间溜吧,被房东逮到了,我可没钱修。阿梅叹了口气,跟着谕天明走了进去。

    阿梅的卧房和客厅比起来,算是家具相当齐全的了,有椅有桌还有床,甚至还有一个床头柜。

    只不过现在床已经从中间断成了两截,其他的家具也已经被砖石给砸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只有床头柜算是运气不错,留下了个“全尸”。

    谕天明抬起头一看,卧房的天花板上有一个大大的窟窿,那满屋的砖石都是来自于天花板之上。

    而谕天明也感觉得到,而那满溢的阴气,也是来自于那里。

    ---------

    一句话实时播报:言先生终于快从休息室里出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