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双生劫 言之卷 第十二章:双生之劫(6)——行诺

言咒师 双生劫 言之卷 第十二章:双生之劫(6)——行诺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你可以做到欺骗天下人,但却很难做到从不欺骗自己。

    ------------------

    “我进来啦,我出来啦!我又进来啦,我又出来啦!你打我呀,你再抓我一次试试呀!”眼眸的绿色消失之后,言先生便不时跨入“墙”内挑衅“尹璐”,当“尹璐”追过来时,言先生便又蹦出了“墙”外。如此不停周而复始着,言先生似乎玩得自得其乐,并没有打算停下的意思。

    “怎么啦?是你女朋友的身上没给你准备刀,你不能再从她身上挖出一条‘执恋’蛇来么?”跳累了之后,言先生的嘴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是说,你自己也清楚,即使挖出了她的心脏,你也不会在上面看到你的名字?”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言先生早已被“尹璐”(孙泽彬)的愤怒给撕成碎片了。

    “瞪我也没用,这个世界没有人爱你,你的女朋友不会,你的兄弟也不会。”言先生继续火上浇油:“只有一个女人肯为了你生出‘执恋’——哎呀,我搞错了,那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你的兄弟,那个将你当作老鼠一般杀死的好兄弟!”

    “老鼠?我?”“尹璐”用男人的声线冷笑道:“你错了,他才是老鼠!如果没有我,他只是一只躺在臭水沟的老鼠!”

    “在遇上我之前,他只是一个乞丐,一个流浪汉,一只随处可见,抬脚便可以踩死的臭虫!是我找到了他,我给了他身份,让他成为另一个‘孙泽彬’!”

    “我让他成为我的分身,让他发挥自己的才能,让他找到了自己的女人,是我给了他一切,是我创造了他!”

    “没错,我很喜欢互换身份的游戏,这个游戏让我看清了这个世界,没有人在乎你是谁,没有人会爱上真正的你,他们爱的只有他们自己!”

    “可他还有我,他的创造者,他是我的另一半,他可以代替我,爱上我自己!”

    “所以你带着他离开,住进了你们的小屋。”看着眼神透着疯狂的孙泽彬,言先生讽刺道:“你有没有问过他愿不愿意?”

    “问他?”孙泽彬冷笑道:“我为什么要问他?没有了我,他什么都不是。你会和你的影子询问之后,再决定改走的方向么?”

    “没错,他一开始还不愿意离开那个他用我的身份赢回的女人,可我告诉他,如果让那女人知道,他曾经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臭虫,他根本就不是那个她以为自己爱着的男人,那个女人又会如何?”

    “他还是跟我走了,他是我的影子,没有了我,他哪儿都去不了。”

    “我为他构建了一个这样的天堂,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天堂,可他居然还不满意,居然把我当成了疯子。”

    “最后,影子居然生出了取代了阳光的想法。”

    “他杀了我,在我的酒里下了药,毒死了另一个自己。他以为这样,他就可以变成真正的,唯一的‘孙泽彬’了!”

    “他错了!”

    “即使是死了,我还是他的太阳,他还是我的影子!”

    “我让他吃不下,睡不着,我威胁他,只要他敢踏出这个房间一步,我就杀死他至爱的女人。”

    “他怕了,他以为把我砌在墙里,用镜子挡住,就可以让我彻底的消失。”

    “我没有消失,所以他只能死。”

    “可惜,即使他死了,他也只能成为我的看门狗,除了守着我,他哪儿都不能去!”

    “他为了他爱的女人和我对抗,可他的女人却愿意为了我挖出自己的心,很讽刺对不对?”

    “因为我才是孙泽彬,也只有我才是孙泽彬!他,他什么都不是!”

    疯子,真是一个疯子。即使是言先生,也只能对孙泽彬做出这样的评价。

    这么一个疯子,让言先生所有的推测全落了空。

    他的兄弟变成了幽煞,不是因为对逝者的眷恋,而是因为恐惧。

    他害怕自己的兄弟会加害姚笑盈,加害那些他所深爱的人,所以纵然是变成了鬼怪,他也想要看住孙泽彬,守住他的墓穴。

    镜子上的血字恐怕也不是他的手笔,而是孙泽彬疯狂的又一项佐证。

    只可惜,幽煞只能守护着属于自己的空间,却无法阻止那些可以四处游荡的缚灵。

    不仅如此,幽煞本身所具有的阴气让孙泽彬的缚灵产生变化,让他变成了可以控制人心灵的怪物。

    这就是所谓的命么?即使是死后,影子,也始终只能是影子而已么?

    “至于这个女人,她不是一直爱着我么?”“尹璐”指着自己说道:“那现在她和我真正的‘融为一体’了,她不该感到高兴么?”

    “不,”言先生摇了摇头:“感到高兴的只有你自己而已,你现在控制的这个女人,连一秒钟都没有爱过你!”

    “你胡说!”“尹璐”的眼神变得愈发疯狂:“她是爱我的!他也是爱我的!所有人都是爱我的!”

    “胡说的是你,你又不是雷蒙德。”当“尹璐”陷入自己的疯狂而一时分身之际,言先生已经一下窜到了“她”的身前。

    当“尹璐”发现言先生的行动时,言先生的手掌已经按上了“她”的脑门。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尹璐”却已经看到了言先生手上有一个字,一个不知何时写上去的血字。

    这似乎是一个由十数个简单的汉字偏旁组成的诡异汉字,尹璐的眼睛看到了这个字,在她体内的孙泽彬的缚灵,却感到了一阵凉意。

    (作者注:言先生在第二卷中,第一次对付地鬼时用过的“驱魔咒”,可将言咒之力转化成只对阴魂有效的阴爆。忘记的复习第二卷去~)

    “我玩够了,现在,你给我滚出来吧!”言先生说着,左眼的绿意又重新盎然起来。

    “破”

    尹璐的人站着一动没动,但却有一个摸样清晰的形体,从尹璐的身体里被硬生生轰了出来。

    言先生已经十分控制力道了,这一下不仅要把孙泽彬给赶出来,还得确保他的灵体不被打散——言先生所要的,可不只是打散这个孙泽彬的躯体而已。

    孙泽彬的灵体刚一落地,言先生便将绘制喝血字的手伸向了身后的光墙,嘴里念道:

    “散”

    光墙随着言先生命令而消失,可黄色粉末却并未散落消失,反倒化作点点辰光,围绕在了言先生的手旁。

    当孙泽彬刚挣扎着想起身时,言先生的手掌已经闪耀着晶莹的光点,按到了他的面前。

    “你实在不该惹火我的,”言先生闪着一绿一黑的双眸,嘴角一撇道:“至少不该惹到我许下承诺。”

    “封”

    那传自地狱的幽暗声音一落,孙泽彬立刻随着那黄色粉末喷散而开,带着那斑驳的黄色闪光,渐渐消逝。

    “我谁都会欺骗,却不会欺骗我自己。”言先生看着最后一粒粉尘的闪光消失不见,淡淡道:“现在,你就和真正灰尘去讨论谁会爱你吧!”

    孙泽彬一消失,尹璐的身体便失力倒下。

    言先生回身接住了尹璐下坠的身体,尹璐的头倒在言先生臂弯之中,却并没有醒来。

    相反的,长发女脸上带着一丝潜潜的笑容,发出了沉沉的鼾声。

    她终于,得到了她渴求许久的

    安眠。

    -----------------

    言之卷也完结了。

    之后会是一个终卷,冗长的第三卷估计会在周三完结(如果不发生意外状况)

    召唤那些每卷一看的同志们回来吧!

    大家不要再尝试揣测至爱的思维回路了……会失败的……

    早说过不是腐了吧,没有腐吧……大概没有腐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