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二章:邪恶英雄同盟(5)——见鬼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二章:邪恶英雄同盟(5)——见鬼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你不相信的,并非不存在。

    ------------------

    “鬼?那是什么东西?”一旁的笑面虎哈哈笑道:“你不是想告诉我,你是个死人吧?一个长得和活人一模一样的死人?”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笑得那么开心。”仍在拨弄着手中豆子的长手男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笑面虎乐呵呵地问道。

    “因为你不相信的东西,并不是不存在。”

    这次回答笑面虎的,不是别人,正是笑面虎自己。或者准确得来说,应该是另外一个“笑面虎”。

    笑面虎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面孔,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幽煞的脸已经变成了笑面虎的样子,一样平凡的面孔,一样眯缝的双眼,一样久不散去的笑容。

    笑面虎看到幽煞变出的自己,忽然一下子笑不出了。

    幽煞顶着笑面虎的脸,看到笑面虎本人僵硬的面容,自己也笑得更开心了。

    “说实话,比起你的脸来,我更喜欢这位眼镜先生的派头。”幽煞说完手在脸前一晃,就像是玩了一次川剧变脸似的,幽煞的脸又变成了王天嗣的样子,就脸那鼻梁之上的银边眼镜,都完全是别无二致。

    王天嗣虽然面色不变,但心里却也有些犯恶心。只是碍于“赤盾”和“半仙”都在场,不然纵然对手是鬼怪,按王天嗣的脾气也早把他撕成八块了。

    “好了,r幽你也别再玩了,总之不管是人是鬼,既然坐在一张赌桌上,咱们就是赌友。”金发男孩闻出了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扯开话题道:“就是不知道r幽你怎么也和顾仲有矛盾?r顾做了什么连鬼怪都开罪的事了么?”

    “何止是开罪!”幽煞变回了自己一开始的面容,长叹道:“这个姓顾的培养自己的‘超级英雄’也就算了,本身也和我们不搭界,可他还养着一群‘驱魔人’,这个我们就比较头疼了!”

    “驱魔人?”这次搭话的,是坐在马半仙和幽煞当中的,最后一名入局者。

    “是啊,就是一群什么能力都没有的普通人,凭着一些我们都没见过的古怪道具,自说自话地就将我们的一些同伴给解决了。”幽煞说着,言语间透露着一股怒意:“这些该死的苍蝇跑得又快,数量又多,杀了一批还有一批。而且总和我们杀了他们的亲人似的,一个个都恨不得和我们同归于尽。也不知道这些活人和我们已经死了的人较什么真。”

    “你们没有么?”一直沉默的海沉暮忽然开口反问道:“你们真的没有害死那些‘驱魔人’的亲人么?”

    “嗯,你知道做鬼做久了,记性就有些不好。”幽煞摸着自己的脑袋作状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笑道:“而且在座的各位谁敢说没害死过少说几十个人?虽然咱们人鬼殊途,不过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差别罢了。”

    幽煞的话,让整个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站着的富翁们甚至都可以嗅到王,海,许三人对幽煞的不快和鄙夷,他们丝毫不怀疑这几个家伙随时会因为任何鸡毛蒜皮的理由而开战。

    “那他们到底会不会超度?”此时,那最后一名入席者忽然开口转移了大家注意力的焦点。

    “超度?超他个鸟魂灵!”听到这个问题,幽煞竟然怒不可遏地爆出了脏口:“要只是超度,我们也不需要出动那么多人力来解决这个麻烦了!”

    “也就是说,他们是群不会度灵的驱魔人……”男人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忽然笑了:“这样一说的话,他们估计会惹上比幽煞你还要可怕十倍的家伙。”

    “哦?是谁?”幽煞饶有兴致地问道。

    “这个人是谁,我想我旁边这位半仙先生更清楚吧?”男人说着将“包袱”扔给了一旁的马半仙:“毕竟那位‘可怕先生’,当初可是这位半仙的手下!”

    闻言,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向了一直稳如泰山的马半仙。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吧?”马半仙淡然一笑道:“我哪敢是你们这些大神的上司,快别折煞我了,我只是一个带队的人罢了。而且硬要说起来的话,你当初不也是我的‘手下’么?”

    “真不愧是马半仙,换了个马甲也骗不过你!”男人笑得异常开心:“过会儿我们再叙旧吧!今天你来这儿,不会只是为了显摆自己官威的吧?你的筹码是什么?难道才过了三年,你又找了一批‘怪物’回来了?”

    “你真会开玩笑!我从哪儿再去搬像你们这样的七尊大神回来?”马半仙虽然言语间笑意十足,但他的脸上却没有笑意:“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找了七个不争气的家伙勉强凑了凑数,搞了一个新的‘七杀组’。虽说和你们那一代的七个怪物确实不能比,不过当个筹码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没问题,有问题才出鬼了!“男人”在心里暗暗骂着,什么“凑数”的家伙,给这个半仙老狐狸选中的家伙,本事会差到哪儿去?

    “七个人都来?应该不会吧?那是要对付原子弹才会用上的大场面吧?”“男人”继续试探着问道。

    “你说哪儿去了,你们当初七个人一起出动过几次?”半仙呵呵笑道:“这次来的只有两个,实在是让人见笑了!”

    见笑?见笑你个鬼啊!“男人”眉头紧锁,两个“七杀组”级别的家伙,恐怕是谁见了都笑不出来的吧!

    黑社会杀手,三武成军,紫袍巫师,皂山道士,幽煞地鬼,再加上两个“新七杀组”的成员……看来这次的彩头,远比“男人”想象得要难赚得多。

    “这位先生先别和r马聊那么开心了,您还没说您的筹码是什么呢!”金发男孩的话,打断了“男人”的思索。

    也罢,相信这难赚的“彩头”,一定要比普通的“彩头”来得更大,更诱人吧!

    “我只是一个人,和在座的诸位比起来,我的筹码恐怕是最小的了,不提也罢。”“男人”笑着答道:“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赤盾’家的少爷为我们准备了怎样的筹码?”

    “我?”金发男孩没有料到对方会把这皮球又踢回给自己,笑道:“我能有什么筹码?我们家不认识那么多奇人异士,也不会参与这次的行动。”

    “我能做的,只是为大家准备一些闲暇时打发时间的娱乐项目而已。”金发男孩说完一敲响指,黑发男孩便将早早拿在手上的扑克牌按到了桌子的正中央,而另外两位一袭黑色西装的男子,也拎着两个同样宽大的皮箱站到了金发男孩的身后。

    “在‘你们’的赌局完成之前,我们可以在这里玩一玩牌打发一下时间,而玩牌所需要的筹码,当然都是由主办方来供应的。”男孩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八个筹码一人一个分发开去:“一个筹码代表一个,大家可以随便玩。因为这一箱筹码,都是为了‘娱乐时间’的赢家准备的。”

    说完,一只厚重的箱子被摆上台面,听着箱内发出的碰撞声,这里面起码有上千个筹码。

    一个筹码是一个(illion?百万?),那一箱筹码的话……尽管在座的都是有钱人,但一下子看到如此阔绰的出手,也不免抽了一口凉气。

    但赤盾家的豪爽,这才刚刚只是开了一个头。

    “碰”,又一个箱子也被放到了桌子。

    “至于这一箱,是给那个‘真正’赌局胜利者的‘头彩’。当然,我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在说谁第一个杀了顾仲和姜夜莺,谁就能拿到这笔钱。这样说起来就好像我是在买凶杀人你说是不是?”金发男孩说着,自己被自己的“笑话”逗得笑了起来。

    男孩一笑,在座的众人也都笑了起来。

    赤盾家族没有组织杀人,他们只是组织了一个赌局而已。“赤盾”所出的赏金,也只是给赌局的胜利者而已。

    所以,杀人这件事,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说这个笑话,好不好笑?

    既然好笑,那当然要放声大笑。

    当大家全都笑够之后,所有人又将目光转向了唯一一个还没有报出自己筹码的“玩家”,那个总是将“皮球”踢给别人的男人。

    “男人”看着众人或好奇或鄙夷或警惕的眼神,只是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卡片,放到了桌子的正中央。

    这是一张,只有一个字的名片。名片的中央,端端正正地写着一个字。

    一个去了点字头的“文”字。

    “我的筹码,就是我自己。”“男人”笑道。

    可他说话的声音,却变成了女声。

    妖冶的女声。

    真是活见鬼了,在座的众人不约而同地想着。

    ---------------------

    新入局者所代表势力:

    “马甲”男(真名不详)文蛊生(文家言咒师)

    赌局,开始!

    ---------------

    哎呀呀,终于介绍完了(大概),在大众的怨念之中,故事终于可以回归主线了

    明天约会(ohyeah),照常一更,只不过时间不定,大家可以打打球,泡泡妞(钓钓凯子),然后回来一看“嘿,他更新了嘿”。这感觉会很奇妙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