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三章:文女王驾到!(2)——开战?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三章:文女王驾到!(2)——开战?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有的时候,沉默比什么都好。

    -----------------------

    “先生你好,我是来打扫房间的,不打扰吧?”推开房门的是清洁房间的饭店女工,她恭敬地鞠了一躬问道。

    言先生上下打量了年轻的女工好一会儿,开口问道:“怎么又换人了?原来那个王姐呢?”

    女工一愣,笑着答道:“先生你一定是记错了,我已经上了半个多月的班了,之前那位大姐也不姓王,姓李。”

    “啊,那是我记错了,没事儿,你干你的,别理我们。”似乎没什么问题,言先生确认过女工的身份无可疑之后,便不再理会她,和姜夜莺继续着刚才的话题道:“所以,你的那个小男友接到了这张催命符,所以又想来找我救命了?”

    “他才不会找你。”姜夜莺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恨不得这辈子都见不到你,怎么会再来找你救命!”

    “不找我的话,他又准备怎么做?”言先生依旧还对那个害怕自己的顾家少爷印象深刻:“顾家的人可不是那种会枯坐等死的类型啊!”

    “说的像是你很了解他一样。”姜夜莺的表情五味杂陈:“那你倒是说说,你认识的那个顾仲,遇到这样的事会怎么处理?”

    “这个你不该问我吧?你才是他的未婚妻吧?”言先生漠然道:“你总不会连你家男人这几年里做了些什么事都不知道吧?”

    “我怎么像是闻到了一股醋劲儿?”姜夜莺丝毫不示弱地回道:“你可是无所不知的言先生,你知道的总比我多吧?”

    言先生和姜夜莺像是斗鸡似的互瞪了一会儿,忽然忍不住都笑了。

    言先生和姜夜莺都已经忘记了,他们的每次对话,几乎都会以这样的斗气作为结束。

    这种在三个月前还会让两人都气得满脸通红的争执,在时过境迁之后,居然只会让人觉得有些好笑。

    人,真的是很奇怪。

    言姜两人虽然从未有过任何实质意义上的感情联系,但现在,他们之间却存在着一种,分手的旧情人才会有的默契。

    尴尬的默契。

    在笑声过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忽然之间,“顾仲”成为两人都不想碰触的话题。

    事实上,这个时候两人不想有任何的话题——有的时候,沉默比什么都好。

    ---------------------

    言先生很不喜欢现在弥漫在房间里的气氛。

    优柔寡断,儿女情长,感情纠结,还此时无声胜有声……这些东西随便哪一个够让言先生起大半天鸡皮疙瘩的。所以,想尽快转变整个气氛的言先生,开始目光游移起来,想找到随便某个物件,来展开一个与当前的气氛完全无关的话题。

    也就是此时,言先生注意到一个东西,一个与环境很不相衬的东西。

    高跟鞋。

    或许作为观者的您会问,高跟鞋有什么奇怪的?女人穿高跟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吧?

    ——没错,如果穿高跟鞋的是姜夜莺,那就一点都不奇怪。可是,当高跟鞋穿在一个清洁女工的脚上,这就有些古怪了。

    如果一个女工真的穿着这样一双高跟鞋,为了打扫,清洗,整理床褥等杂物忙上整整一天,那她的脚就基本可以三天不用走路了。

    所以,如果这个年轻女工不是想显摆她那双小粗腿勾引言先生的话,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根本不是一个清洁女工。

    这样想着的言先生,面不改色地朝姜夜莺打了一个手势。

    姜夜莺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当言先生一指女工的鞋子,她就已经了解了大致的情形。

    “好吧,既然你这么诚恳地问了,我就回答你吧!”言先生面朝姜夜莺,背朝仍在拿着吸尘器除尘的女工,右手已经从怀里掏出了黄色的粉末,嘴上却说着之前的话题:“我如果是自闭小仲,我就会找一个地方挖一个洞,把自己埋起来,藏一整天。”

    “哦?那样的话,这个什么‘断头文’就会找不到阿仲了?”姜夜莺配合言先生说着,接着悄悄地往后退了几步。

    “这是不可能的,不过躲上一天的话,我就有时间对付这个‘捞过界’的文蛊生了!”言先生说着,忽地一个回身,黄色的粉末向女工劈头盖脸的撒去。

    “圆”

    随着言先生的左眼发出绿光,黄粉在空中画出了一个金色之圈,将女工给困在了圈内。

    ---------------------

    “啊哦!”

    在赌桌上玩得正欢的“老夏”文蛊生,忽然发出了一声感叹。

    此刻以金发少年为首的八人,玩起了“德州扑克”,同时等待着杀手集团的进一步消息。

    “怎么了?又是一把臭牌?”坐在他身旁的半仙调侃道。

    反正输赢都是“赤盾”家的钱,再加上众人的心思都不在这张赌桌之上,所以赌局的气氛丝毫不紧张,这群“临时盟友”偶尔还会互相开几句玩笑。

    “看来老文你虽然擅长杀人,赌博这方面却不在行呢!”幽煞悠然地说着,别看他是个鬼,到目前为止,居然还是他赢的最多。

    幽煞说完悠然地将牌一开,一对a。再加上赌池中央五张牌里的一张a一对j,幽煞这把牌玩出了一个“葫芦”,看来这把又是这个“死鬼”赢得盆满钵满了。

    “同花顺。”文蛊生将牌一摊,两张黑桃,一张10一张k,配上赌池里的黑桃a,j和q,拉出了一条刚好压过葫芦的同花顺。

    “哎呀,话果然不能说得太满!”幽煞丝毫不在意地将筹码推到文蛊生的面前,疑惑地问:“既然牌那么好,你刚才‘啊哦’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小花样被人拆穿得比想象中快,所以有些惊讶罢了。”文蛊生淡淡一笑道:“没事,我们继续。”

    ------------------------

    “哎呀呀,我以为小言你还要打情骂俏上个半天,才会发现我呢!”女工看见自己被黄色的光墙所围,既不惊讶也不慌张,只是媚笑道:“看来你果然是有恋长发癖啊!难道是因为我剪了短发,所以才不要我的?”

    女工说话的声音,和刚才进门打招呼时的声线完全不一样。方才还唯唯诺诺的声音,现在却不但自信,而且妖冶无比。

    言先生没有回答女工的问题,只是用力地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能看穿她的灵魂一般看着。

    “果然是你,文蛊生。”言先生嘴角一撇:“我当初应该说过‘这里是我的城市,你们少来这儿惹事’吧?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想引发战争么?”

    “什么‘你的城市’,这里可是大上海,冒险家的乐园!”“女工”笑道:“这里有这么多有钱人,我怎么可能不来揽些活儿?小言不是这么狠心想饿死自己的旧情人吧?”

    看着笑得媚态横生的文蛊生,言先生却没有觉得好笑的意思。

    相反的,言先生的脸上,出现了杀气。

    “你该知道,你这是在引发战争吧?”言先生看着文蛊生,左眼中的绿意更盛。

    读到了言先生的愤怒,文蛊生也不笑了。

    “开”

    那幽鬼般空灵的声音,配上文蛊生本来魅惑力极强的声线,有一种别样的诡异感,就好像是死之女神,在你的耳畔低语一般。

    接着,文蛊生便张开了双眼。

    血红的双眼。

    “如果你是一定要打到鼻梁底下,才会知道战争早已开始的‘联盟国’,那就让我炸了你的‘巴尔干’吧!”文蛊生说着伸出手,按上了黄粉画出的光墙。

    “散”

    言咒一出,光墙立刻崩坏成无数的金色碎片,破裂而开。

    “让我告诉你吧,小言。”文蛊生用那如染血的红宝石一般的眸子看着言先生,一字一顿道:“战争,从来就没有结束过。”

    -----------------------

    哇,碰头了也,会发生什么事呢?好期待……

    (天音“你是作者嘛喂,你期待个鸟啊嘛喂,你不会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