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十一章:文雅的游戏(5)——晚局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十一章:文雅的游戏(5)——晚局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要说“你们先走,我殿后”;如果实在是要说的话,在打仗之前绝对不要打电话给自己的妻子;即使打了的话,绝对不要对她说“我爱你”或者“我会回来的”——美国大兵电影观后感

    -----------------------

    “他们不是想冲进去救人,只是想将这个地方给封起来,好让我们进不去。”“冰长枪”恍然道。

    “那就奇怪了,门窗都给自己人堵上了,那他们自己要怎么进去?”“火手套”显得有些困惑。

    “不管他们是怎么进去的,反正即使他们进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虚之刃”空挥了两下手,做了一个收刀入鞘的动作道:“里面的两个家伙我认识,可比我们狠多了。”

    “那我们不进去帮个忙么?”“冰长枪”用手敲了敲竖在他们面前的,足有三尺厚的土墙,撇了撇嘴道:“这么薄的墙,想打破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帮什么忙?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只要人不是从正门进去的,就不归我们管。”“虚之刃”打了个哈哈道:“海小鬼自己想赚钱,却要我们拼命,而且还要我们和南十字盟的合作。我不喜欢,很不喜欢……”

    “不喜欢那就不帮了吧!”“火手套”说着将双手往口袋里一塞:“我也不是很喜欢那个小鬼。他以为‘混江龙’喜欢他,他就有资格对我们指手画脚。哼,他算老几?”

    ——看来赤光会内部,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虽然“三武成军”表面上要听从海沉暮的领导,可他们的心里似乎并不满意这样的安排。所以他们决定来个“迫不得已”的消极怠工,这倒是无形间便宜了言先生,省去了麻烦的一战。

    “不过话说回来,佯攻实守的这一招,确实用的不错,”“虚之刃”看着这堵土做的高墙感慨道:“想出这招的人,绝对是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

    --------------------

    “阿嚏!”言先生大大地打了个喷嚏,清虚和谕天明同时回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言先生一脸抱怨地说道:“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谁在说我坏话……”

    “轻点声,你想把他们的人都给招……”清虚的话说到一半,忽然闭上了嘴巴。

    他已经不用说下去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阴气。

    不仅清虚感觉到了,言先生和谕天明也已经闻到了一股臭味。

    幽煞的臭味。

    在幽煞的厚重阴气的压抑下,五个一身制服的保安手持着警棍,从不同的方向朝着三人包了过来。

    看着他们泛红的眼睛,谕天明皱了皱眉道:“他们都被文蛊生给附身了?”

    言先生上下打量着这群脚步僵硬,目光呆滞的保安,摇了摇头:“不是,文蛊生确实附在他们身上过,可现在操纵他们的却不是那家伙。”

    “那是谁?”清虚警惕地抽出长剑道:“为什么他们身上的阴气这么重?”

    “是缚灵。”言先生道:“一直受到幽煞阴气影响的缚灵会得到些奇怪的能力,比方说操纵活人的躯体。”

    “鬼上身?”清虚惊讶道:“鬼上身只能影响判断力,没办法彻底洗脑的吧?而且还只是缚灵……”

    “之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大概半年前我才见过这样特殊的例子,还就只有缚灵才可以操纵人的身体,而且被操纵的人还会拥有怪力。”言先生说着,不自觉地活动起自己的手腕来:“那个怪力还真是让人记忆犹新。”

    “操纵,怪力……这和文蛊生的言咒效果已经差不多了!”谕天明沉吟道:“看来那群鬼怪已经研究出一套可以强化自己的训练模式了。”

    “那又如何?他们越是强,吃起来就越过瘾。”若有似无的白色雾气漂浮在谕天明的身旁低语道:“你想想,这下我们只要杀一个人,就可以吃两次……”

    “谁说我们要杀人了?你这个只知道吃的家伙。”谕天明加重语气道:“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记得住,我不杀人!”

    “是么?我怕你到时候不杀他们,他们会要了你的命。”白色的雾气化成一个手指,指了指越走越近的保安:“你瞧那派头,去了警棍就和僵尸没什么区别。你难道还准备用大哥你特有的‘爱意’感化他们?”

    “哎,鬼怪也不是我擅长对付的类型。可如果让那个烂好人做这件事的话,恐怕又太耗时间了,应该怎么办呢?”言先生说着,眼神有意无意地瞥向清虚。

    “别看了,你一出来就那么大声地叫,不就是为了引他们出来么?”清虚叹了口气,笑道:“你们先走吧,我对付完他们就跟上来!”

    “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谕天明好意地提醒道:“按照他们的分队习惯,这五个人只是头阵,之后还有两个地鬼,还有那个发出巨大阴气的幽煞哦!”

    “可不可以,试试不就知道了?”清虚一脸淡然地说道:“况且我如果败了,那不是正和你们的意?而且一楼就是这样的排场了,我觉得二楼的主菜还是留给你们自己去品尝吧!”

    “你要知道,一般故事里留下来殿后的人,最后都会光荣牺牲的。”言先生又开起了除了他没人懂的玩笑:“要不要先打个电话回家告诉老婆‘我爱你’?”

    “……一点都不好笑。”清虚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色的道符贴到了剑刃之上:“等下我说走,你们就走!”

    说着,清虚将长剑一横,念念有词道:“天地有正气,鬼灵显身形!”

    道词一完,黄色的符咒立刻燃烧起来,红色的火焰包围了整个剑身,那几个步伐僵硬的保安看到火之剑,都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

    “趁现在,走!”

    清虚吼完才发现,言谕二人早已经站在了一楼通往二楼的自动扶梯上,言先生还朝他挥手告别。

    “这些言咒师还真是讲义气……”清虚叹了口气,举剑朝保安挥去。

    ---------------------------

    这一轮的桌面上,出现了赌局开始以来的第一次躲人拖至最后一轮的大战。

    结果,文雅和金发少年靠着两副同样“aj两对”赢下了赌局,而抓得一手烂牌却仍互咬到最后的王天嗣和海沉暮,终于败在了自己的较真之上,双双出局。幽煞男虽然中途盖牌放弃了这一轮,逃掉了被直接淘汰出局的命运,只是下一轮轮到他为庄,而他所剩下的赌注现在只够必付额的一半,按他现在的赌运,他的出局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了。

    虽然这几个人和笑面虎一样,并不在意这桌面上的赌局,可这样一来,桌上便只剩下了最后三个人:文雅(老夏),马半仙和金发少年了。

    局势一下子变得异常干净透彻了起来。

    ——目前赌局,出局四人(即将升至五人)。

    -----------------------

    继续耗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