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十四章:拦路傀儡(5)——三个女人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十四章:拦路傀儡(5)——三个女人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言先生的弱点:女人,尤其是黑色长直发的女人。

    -----------------

    言先生的笑容很尴尬。

    他认识眼前这个女人,而且还不只是认识。在这近半年的时间里,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是少数几个还能让言先生食髓知味的大美人。

    上次遇到这位长发及腰的女人时,她的眼睛上还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她走路时摇摇晃晃,神情恍惚,即使是摇摆在床第之间时,她那被失眠折磨的精神也不能让她“表现”到最好。

    而现在,再看看面前的这个她,那双魅感十足的眼睛证明她不再缺乏睡眠,她妖娆的身姿证明她的神智也很清醒。如果换作平时,言先生说不定还会和她聊天打趣,说一些荤段子,可能的话他也不会介意重温一下旧梦。

    只是言先生现在的心情可并没有那么欢畅,因为他知道,文雅已经扼住了他的咽喉。

    这个穿着一身男式西装的女人,正是那个曾和言先生在医院的休息室中翻云覆雨,曾被双胞胎的鬼魂搞得彻夜难眠的女模特:尹璐。

    重要的不是她的人,而是她的妆扮。她的眼线,她的修眉,她的唇色,还有她那仅有的两簇悬挂在刘海旁的微卷黑发……

    这不是她,不是尹璐。

    这一切妆容上的变化,让原本就和“那个人”有几分神似的尹璐,彻彻底底地变成了“那个人”。

    这并不好笑,可言先生却在笑——尽管他的笑容是如此僵硬。

    “哇哦,文蛊生,这是我第一次开始佩服你。”言先生叹了口气道:“我必须得承认,你确实地击中我的软肋了。”

    “能从你嘴里听到这样的夸赞,我十分的荣幸。”尹璐的眼中闪着红色的光笑着说道。

    奇怪,真是奇怪。言先生感到一阵地不解,因为从尹璐口中发出的,是尹璐自己的声音。

    这件原本再正常不过的事,此刻却变得异常古怪。

    “……完全洗脑?”言先生疑惑道:“不对吧?我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被完全洗脑的人,个个都和被僵尸咬过似的,除了耷拉着口水到处啃人什么都不会,怎么会拥有这么流利的口才?”

    “洗脑?那是什么?”尹璐笑道:“你该不会认为我是被操纵的吧?”

    除了眼睛是红色的之外,尹璐身上确实没有一丝被操纵的痕迹。这是怎么回事?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自愿和文蛊生合作的吧?”言先生讪笑道:“不是真有人会蠢到这个程度,完全自愿地接受文雅的傀儡术的吧?”

    “为什么不会?”尹璐笑着答道:“她没有操纵我,她只是为了提供了力量,然后给了我一个我没有理由反对的报价,让我来这里解决你。”

    “解决我?”言先生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到底是你吃错了药,还是文雅的脑袋短了路?”

    尹璐没有再回答,她只是走到一个西装人偶模特的旁边,伸出右手一拍,那个模特立刻飞了起来,像是离弦之箭一般射向言先生。

    言先生没有闪身或是撤步,他只是微微地侧了侧身,那个和人等高的人偶模特便于他擦身而过,砸在了言先生身后五米远的地上,撞了个稀烂。

    这一掷的力气虽说没有“力”字言咒的效果强悍,可至少也不会比“兽”字言咒在力量强化方面的效果差。原来只要在正确引导神经脉络的刺激,还有激发肾上腺素分泌的情况下,人凭自己本身也可以获得这种程度的力量。言先生虽然表情上没有变化,可内心却受到了相当程度的震撼。不仅仅是因为尹璐所表现出的力量,更是因为文雅在操纵术上的进步之快已经超出了言先生的想象,既不是“附身式操纵”,也不是“完全洗脑”,在傀儡能自主控制意识的前提下激发她所有的潜能,这可绝不是以前的文雅能做得到的。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得太清楚。”尹璐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现在你觉得谁吃错了药?”

    “我又不是木偶,会站着不动让你打烂。”言先生道:“我只是不明白,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为什么不好好享受你余下的人生,却要跟着文雅来搅这趟浑水?”

    说到这里,尹璐忽然收起了笑容,她的脸上挂出了怨恨的神情恨声道:“没错,你确实让我能够重新入眠,可你却也拿走了我整整十年!而且还把我丢在了那个屋子里,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每天晚上作梦,还是会看到那个混蛋的脸?”

    “是十年么?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言先生不紧不慢地反驳道:“是十年那又如何?这是你自己许下的约契,你自己承认的价码。这是公平的交易,你并没有吃亏。至于你作梦梦到谁,是不是良心上过意得去,这又与我何干?”

    “你说得倒容易。你知不知道在那之后,我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还能活多久?你知不知道这种了解自己少活了多少年的生活,究竟是如何的痛苦?我好像能听见死神的脚步声,我好像能感觉到明天就是我的死期,你又知道那是怎样的感觉?”尹璐说到这里,声音都有些嘶哑。

    还真是一点都不出意料之外,果然是为了那些老三套的理由,言先生叹了口气,他还以为像尹璐这样的女人,可以翻出点新花样来,结果说来说去还是那几个点——善悔,总觉得自己没有走上的路永远是更好的路,还有对死亡的恐惧和对未知的不安,这几乎是言先生所有的客户痛恨他的理由。

    见言先生没有回答,尹璐冷笑道:“不过这都没有关系了,文雅已经答应过我,只要我能解决你,我失去的十年就都能回来。”

    “哦?是么?”言先生的笑声显示着他的不屑与不信:“就靠你的力气?”

    尹璐诡笑着答道:“我的‘武器’当然不止是力气。”

    言先生本来还想继续笑的,可当尹璐的话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忽然变了。

    那原本自信中带着一丝柔媚的声线,忽然变了味儿,变成了那曾令言先生魂牵梦萦的莺莺细语。

    这不是文雅的声音,也不是尹璐的声音。

    这是,“那个人”的声音。

    --------------------

    现在只有下班了码字,叹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