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十五章:戏里戏外(4)——剧变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第十五章:戏里戏外(4)——剧变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聪明可以,但是最好不要说出来。

    ---------------------

    谕天明肯放心找徐皓,是因为他认为言先生对付文雅已经没有任何问题。

    事实上,言先生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事情从来不会按我们预想的发展,不是么?

    就在言先生要带着姜夜莺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倒了下去。

    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

    ——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言先生准备转身离开,放松戒备的瞬间,一直没有做声的姜夜莺,忽然伸手拍向了言先生的脖子。早已没有“坚”字言咒护体的言先生,立刻感觉到包裹着脖颈动脉的皮肤上传来了一点刺痛。

    然后,言先生便倒了下去。

    言先生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他尝试着站起身,可双脚一软,他又瘫了下去。

    他张开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

    浑身肌肉无力,而且还没有办法说话。在确定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后,言先生抬头看了眼姜夜莺,又瞥了瞥一旁满脸笑意的文雅,叹了口气。

    ——自己中招了,言先生确定了这样的事实。

    “我确实是没招了,可我没说过她也没有。”文雅笑着指了指姜夜莺,一扫之前表情的阴霾:“现在来看看,到底是谁上了谁的当?”

    ----------------------

    赌局已经变得越来越乏味,毕竟两个人对局的德州扑克,实在是缺乏观赏性。

    “我去上个厕所。”南十字盟的王天嗣打了个哈欠,然后推开椅子便走了出去。

    王天嗣在离开之前,朝着一旁的海沉暮(赤光会)打了一个手势,一个只有混混们才能看懂的手势。

    海沉暮点了点头,朝一旁的金发少年示意自己需要过一下烟瘾,然后也跟着王天嗣离开了赌桌。

    套房里的厕所就在窗口旁,王天嗣在盥洗室里一边放水一边吹着口哨,而海沉暮则靠着窗点起了一根烟。

    “你找我出来想说什么?这可不是赤光会和南十字盟促膝长谈的良好时机。”海沉暮吐出了一个烟圈,缓缓说道。

    王天嗣吹着口哨将拉链拉上,然后低声道:“这个赌局里透着的古怪,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假看不出来?”

    又是一阵烟雾,海沉暮别过头看着窗外,好像自言自语一样说道:“古怪?什么古怪?这个赌局里还有不古怪的事?我们为了顾仲而来,现在却发现赤盾家的目的却是一个什么‘言先生’,这难道还不够古怪?”

    “你和以前还是一样,脑袋笨得像头猪。”王天嗣一边洗手一边说道:“在你发火之前,我先问你,顾仲下落还是不明,姜夜莺落在了文断头的手里,我们的手下不是败退就是被解决……你认为赌局进行到现在,真正获利的人是谁?”

    海沉暮一愣,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有细想过。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煞鬼盟已经彻底败退,那些魔法师们也早已被淘汰出局,自己这边“三武成军”和自己闹面和心不合,王天嗣那边的手下也被顾仲的驱魔团给搅了个七零八落,更别提手下已经反水的笑面虎和刚刚被解决掉的马半仙了。

    等一下,那这么说来,到现在为止,真正获利的人其实反而是顾仲?

    细想想,现在聚集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全是对顾仲有深仇大恨者,而作为他们中最有实力的赌局参与者们都拿出了自己最大的武器,结果现在却全都折戟沉沙,败了个一干二净。换句话说,通过这场赌局,顾仲毫无动作,便卸掉了他的对手们几乎八成以上的武器。

    “你想说的,该不会是赤盾其实是和顾仲合伙,在让我们和那个什么‘言先生’鬼打鬼吧?”海沉暮毕竟不是真的笨蛋,只花了一会儿,他已经理出了头绪。

    “你还记得赤盾家的说辞么?他是想借着攻击顾仲,把‘言先生’给引出来解决,而他本人和顾仲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王天嗣道:“如果我是赤盾,那我会直接和顾仲合作,然后再假意和我们合作。这样的话,即使我们的手下不能解决言先生,那最后顾仲来一次窝里反,一样可以解决问题。”

    “你的意思是,我们全都被赤盾和顾仲耍了?”海沉暮问。

    “不止是被耍了,这个赌局进行了这么久,现在还愿意留下的人全是顾仲的死敌。如果这个时候来场大清洗,你觉得会如何?”王天嗣擦干净了手,拍了拍海沉暮的肩膀道:“不管你怎么想,我现在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只是看在你和我还算是同行的份上,和你多说几句,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海沉暮低下了头叹了口气,他掐灭了自己手上的烟头,然后追上了王天嗣说道:“喂,我说王家的二儿子。”

    “什……”王天嗣刚回头,连个“么”字还没来得及吐,海沉暮已经一手捂住了他的嘴,另一手将一把小刀顺着肋骨之间的缝隙斜刺进了他的心脏。

    “你全猜对了,只不过你还猜漏了一点。”海沉暮凑到王天嗣耳边说道:“我就是那个负责‘大清洗’的人。”

    王天嗣没有再回话,因为死人是没有办法说话的。

    海沉暮抱着倒在他怀里的王天嗣,叹了口气道:“有的时候人如果不会想去向别人炫耀自己的聪明,或许也就真的能保住自己的命了。”

    正当一条生命悄无声息地离去时,海沉暮看见了文雅(老夏)脸上的笑容。

    “看来似乎是得手了。”海沉暮摇着头笑道:“顾仲那家伙就是一个疯子,这种招数恐怕除了他,没人想得出来。”

    如果那边的事结束了,那我们这边也得准备起来了。海沉暮不动声色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布按住了王天嗣的伤口,不让他的血喷薄而出,然后缓缓地将匕首拔了出来。

    真是的,一个人都有那么多血,等会儿这里可不变成血海了。海沉暮用王天嗣的衣服将沾血的匕首擦了个干净,然后自言自语道:“等下得用多大的布才能把这里擦干净呢?”

    ----------------------

    嗯嗯,我就是喜欢剧变,你管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