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尾声:落幕与新生(3)——原则

言咒师 第四卷:傀儡戏 尾声:落幕与新生(3)——原则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男人的原则,看似牢不可破.

    ---------------

    谕天明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在他的眼里,用不合适的方式痛苦地超度了上万亡灵的始作俑者顾仲,绝对是一个值得被杀千刀的主儿。

    男人的原则一向是坚若磐石,谕天明在原则问题上更是从不让步。言先生很确定如果他没有适时地提出“那个”建议,谕天明绝对会立刻将言先生放倒,然后将姜夜莺抢走。

    “和你一起的那个女人,是那家有阴阳眼的人家的女儿吧?叫林什么来着的?”言先生忽然说道:“我对人脸的记忆力不好,如果不是那对酒窝太扎眼,恐怕我还想不起来那张脸。你不是已经替她办了丧事了么?为什么她还完好无损得站在那里?”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谕天明冷冷地瞥了言先生一眼道:“如果你想拿她的性命威胁我,我会让你走不出这家商场!”

    “哇哦,放轻松些,我看上去有那么冷血么?”言先生作出一副被惊吓的表情道:“谁能想到我们的孤单豪侠居然也有为了女人挺身而出的时候。你放心,我不但不想伤害她,我还想帮她,同时也是在帮你——如果你不想替她办一场真正的追悼会的话。”

    男人的原则,当碰到他喜欢的女人时,就不再那么管用了。

    在桑拿浴室的时候,当言先生使用言咒眼辨别顾仲的真假时,他也看见了林雨,也就是现在的阿梅的阳寿。

    老实说,阿梅的阳寿实在不算太长。

    当言先生发现了这一点,他便有了和谕天明讨价还价的最大筹码。

    言先生的开价很简单,言先生可以利用言咒的效果替阿梅延长阳寿,而相对的,谕天明则要保证不再为难姜夜莺和顾仲。

    “你很奇怪。”谕天明看着言先生,疑惑地问道:“为了一对想要加害你的男女,为什么你会愿意做到这个程度?”

    “我自然有我的计划。”言先生神秘一笑道:“有的时候,敌人并不是死了才会对自己有用的。”

    “你知道么?你是一个十足的疯子。”谕天明叹了口气道:“所以我只要乖乖地离开这里,你就会让她多活一年?”

    “我只让你不要再追逐这对活宝而已,谁说要让你离开了?”言先生笑道:“我想通了,或许留你在这里对我更有好处。我对鬼怪的事并不那么在行,与其让这些事给我添太多的麻烦,不如让大家都轻松一些,你做你的打鬼英雄,我赚我的便宜钱,你觉得如何?”

    “你说得就好像我们会合作似的。”谕天明冷笑道:“你应该还记得上次我们‘合作’的结果如何吧?”

    “记得。内讧,乱战,然后四散离去……真是美妙的回忆。”言先生自嘲道:“只是转移阳寿的仪式并不是那么简单,你的女朋友得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一整个星期才能消化一年阳寿的能量转移。你难道会放心让那个酒窝女躺在我的床上,而你却独自离开么?”

    言先生说着拍了拍谕天明的肩膀,然后凑到他耳边说道:“况且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谁知道我最后给那个女孩儿的是一年,还是十年?”

    这是一个邀请,是个合作的邀请,也是为未来更多交易所做的邀请。

    谕天明并没有立刻答应,他只是留下一句“我会考虑的”,然后便带着阿暗从商场离开了。

    阿梅还有时间,亨廷顿舞蹈症并不是立刻会索人性命的绝症,谕天明还有足够的时间考虑。

    如果还有别的选择,谕天明绝对不会和言先生做交易,因为谕天明比谁都清楚,无论你算计的多精明,在和言先生的交易中,你永远都会是吃亏的一方。

    只是,言先生和谕天明都很清楚,在这件事上,谕天明已经没有第二个“良医”可以求助的了。

    为了阿梅,这一天,早晚会到来。

    至于现在,为了未来某天的合作可能,谕天明至少会表达起码的诚意——他绝不会再去追逐顾仲和姜夜莺了。

    离去的谕天明和阿暗,还有林家的遗女阿梅,他们在时限到达之前,又会在哪里?

    他们会周游全国,拯救那些被别人不相信的鬼怪折磨的人,还有那些被自己的悔恨折磨的灵魂么?还是他们会留在这座喧哗的大都市里,做在安静的夜里,与沉默的对手战斗?

    言先生不知道,言先生也没兴趣知道。

    在最后的抉择到来之前,就让这一男一女,二人一鬼,好好享受他们的幸福时光吧!

    现在的谕天明,已经不是几年前的他了。有了挂念和思寄的男人,会从言先生极端反感的棘手刺头,变成很好的利用对象。

    希望你们的感情进展顺利,越如胶似漆越好。言先生笑着朝谕天明离开的身影,弯腰做了一个致敬送行的动作。

    别了,冰山一样的承灵者。欢迎你,有血有肉的除魔人。

    -------------------------

    时间再往前推一些,让我们回到言先生刚打昏文雅,还留在办公室里试图让舌头恢复灵活的时间段。

    言先生将昏迷的文雅扔在一旁,然后自己在一边吐着舌头到处乱晃,就好像看不见这个房间里另外一个大活人一样。

    姜夜莺在忍耐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言先生并没有准备看见她的准备,终于忍不住道:“你到底准备把扎了你一针的我怎么样?你总得说句话吧?”

    “火盗素爽,扩素火德色臭补赢洗。”(注:翻译为“我倒是想,可是我的舌头不允许”)言先生艰难地挤出了几个字,发现依然文不成句之后,便叹了口气作罢了。

    其实姜夜莺知道,言先生已经猜到了自己能够脱身的原因。

    言先生现在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女人,姜夜莺可以感觉到这样的情绪。

    如果一个女人先将你置于了死地,然后又把你救了回来,你该摆出怎样的表情?这个问题的答案,姜夜莺自己都不知道。

    言先生,知道么?

    -------------

    人生总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发生转折....希望这次能够好事成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