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六卷:英雄路 第二章:饕餮蝴蝶(1)——刺客

言咒师 第六卷:英雄路 第二章:饕餮蝴蝶(1)——刺客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饕餮:传说中可吞食天地,在吃尽世界之后,只能将自己也吃掉的怪物。

    在夜色中,很少有人能注意这股沿着地面飘入旅店里的粉红色雾气。

    “唔,能用这个视角观察世界真好。”文雅(灵魂状态)吹了个无声的口哨,然后将自己分成数十份,对旅店的每个房间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不出五秒钟,文雅便找到了唯一一个气氛诡异的房间。

    虽然从房门外看上去和别的房间别无二致,但当几十分之一的文雅从门缝钻了进去,她首先看到的便是两个全副武装的保安靠在门旁,似乎在随时防备着从门口闯进来的人。

    景观最差的房间,窗外全是树木遮挡,最靠近通风口和安全通道,基本上只要守住了门,这里就是一个人造堡垒——南十字盟的保镖,实在是比之前文雅所遇到过的所有保镖群都要专业,也都要棘手。

    幸好,现在这个状态下的文雅虽然伤害不到别人,却也一样不会被任何攻击伤到。

    文雅不能冒险尝试控制这些受过专门训练的保镖,这些家伙的精神都足够强韧,即使不能阻拦文雅的洗脑控制,也会挣扎到被别人发现为止。

    如果被发现,那就是失败。

    文雅将之后如何攻进这里的问题先撇到了一边,那阵贴地前行的薄雾从客厅转进了卧室(二室户地旅店房间),想至少也要确认到王释渊的长相。好在之后策划袭击。

    可当她又穿过了一道门墙,她却看到了远比自己想看到的多得多的东西。

    在三秒钟之前,文雅还以为这个“人类核武器”一定是个做事谨慎,小心翼翼,生活作息像是言先生一样有条不紊的家伙,可当文雅看到了那个房间中央的巨大浴盆之后,她就知道她的想法错了。

    这是一个由三十多块一米高地桃木木板拼接成地。直径足有四米多地大型浴盆。为了摆置这个木盆。那原本在房间中央地双人床都被掀翻到了一边。

    光是运送这些桃木板。就要一辆小型货车了。更别提那个和浴盆一样大小。正好罩住整个浴盆地薄纱浴帐了。

    看起来。这个王释渊非但不审慎。而且还铺张浪费得可以。

    就在文雅准备钻进浴帐一探究竟地时候。她才注意到坐在浴帐两侧地两个人。

    文雅先看到地。是那两人身上最显著地特征。也是他们职业才有地特征。

    “该死!是秃驴!”发现两人身份地文雅赶紧藏到了房间地最边角。不再冒险靠近那个水桶任何一点。

    没错,在水桶地两边。笔直地立着两个高头大马,光秃的头顶上按着九个香炉印的和尚。

    和尚,尤其是像这两位一样脖子上挂着大串佛珠。无论走到哪儿都直着左掌摆着禅印地和尚,是文雅最讨厌的生物之一。

    站在木桶右边地年轻和尚一身的粗麻布衣。右手扶着一杆一人高地禅杖,而禅杖顶端挂着的数十条白黄相间地布条。布条上用梵文龙飞凤舞地书着各式的经文。

    这两个不是普通的和尚,是“智僧”——游荡在那些仍然相信鬼神之说的荒野之地的雇佣僧兵。

    这些僧人与那些静心修佛的老派僧人们不同。他们不会每天来到佛堂做早课,也不会在庙堂里练武强身,他们甚至从不去任何寺庙挂牌,除了他们自己外,也没用任何庙宇的主持肯承认他们也是佛祖的门徒。

    但是,他们的强悍却从没有人怀疑过,他们虽然从不杀生,却比任何杀手更让人闻风丧胆。只要你付给他们足够的钱,他们可以为你做任何事,达成任何目标。

    文雅不喜欢他们,因为文雅很清楚,这些智僧不但可以斗人,他们也可以战鬼。一个真正的武行智僧,可不比在大道盟修炼多年的道士好对付到哪儿去。

    文雅往左边看去,左边的这个智僧衣着的颜色要比右边那位艳丽上许多,布衣上还打着黄色的格子,他的年纪看上去也稍长一些——可能在级别上也要高上一级吧。

    幸好,这个房间里因为有人在洗澡而充满了雾气,文雅的灵雾并没有那么显眼,不然的话,恐怕现在智僧的禅杖已经朝她攻过来了。

    两个职业保安守门,两名智僧随侍在侧,这个“核武器”的排场可够大的。文雅的头(实际上只有灵魂)开始疼了起来,因为即使是自己,也没有那个自信绝对可以在五分钟里搞定这几位,而自己一旦失败,那可就有长达十五分钟的昏迷时间,这个危险度可就骤然提高了。

    文雅其实并没有那么在意自己的死活,可她理想中的死亡方式耗尽阳寿后离开,而不是被黑社会的混混拷打致死,这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文雅心理一边盘算着如何在之后设计将两名智僧引开后,再对目标进行攻击,一边悄无声息地朝门缝钻去——她可不想再停留太久,这个时候如果被智僧发现自己,那可对之后的伏击没有什么好处。虽然这次没能看到目标的长相,可也知道了他的位置和保护情况,这一瓶“言之血”也算是用得不枉

    “两位大师,我们好像来客人了。”

    就在文雅刚准备离开的时候,浴帐忽地冒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被发现了?文雅心下一惊,赶紧将雾气铺陈开去,准备应对对方的攻击。

    ——没有攻击。两个智僧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浴帐里的人也依旧在水中泡着,可房间原本紧锁地门却“砰”的一声开了。

    门一开,两个黑影立刻从门外飞了进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这是原本守在整个套房房门口的那两个保安,他们现在都已经没有了呼吸,而且脖子上都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剑伤,一剑毙命。

    这两个身材魁梧,警惕性极高的保安,居然在文雅和智僧们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就被悄无声息地杀了。

    而第一个发现这点的。居然是一直躺在桃木浴盆里的家伙。

    看来,除了文雅之外,这里还有其他的“访客”。念及此。文雅立刻催动激活那些在她发现房间之后,已经被她切换至半休眠状态的其余“雾态灵魂碎片”,全部朝这间房间涌来,想看看这群来犯者究竟是何方神圣。

    但是,率先到达地文雅地分身。却在进入套房门口的时候,毫无征兆地变成了一股青烟,消失不见。文蛊生其他的分身立刻停止了前进。它们齐齐地抬起头,发现了被贴在房门外地黄色布条。

    文雅认识这个符咒。这是高级道符送灵符,只要在房门上贴上这个。任何身上带着些许阴气的牛鬼蛇神都无法进入。

    是道士,大道盟的道士!文雅刚想明白。那三个来犯的杀人者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三人统一的黑色夜行衣打扮,只露出两个眼睛,中间地一人握剑,左旁的那位则手持着两色的道符,而右边地黑衣人则双手捧着一柄银灰色的浮尘。

    在看到三人后,那手持禅杖地智僧立刻如临大敌一般横身挡在另外一位彩袍智僧身前,双目如电地盯着对面三个黑衣人的一举一动。

    “茅山静惠,携崂山信远,太合山松定,恭送二位上路!”持剑地黑衣人作来个揖,然后便仗剑朝迟杖的智僧刺去。

    “报上名号,你们也是鼠辈。”年轻地智僧不屑地一哼,然后便将禅杖舞得虎虎生风,朝着黑衣人砸去。

    光瞧这声势,如果这个静惠以剑硬接这一仗,必然落得剑断人亡的下场。

    幸好,他不需要硬接。

    右边的黑衣人舞起浮尘,浮尘前端的丝线忽然猛地伸长,如千万条蛛丝般卷上了智僧的禅杖,接着他又猛地一拉,靠着如牛皮鞭般坚韧的尘丝硬生生将重逾千钧的一杖给勒停在了半空中。

    灵蛇浮尘,太合山(即武当山,不同道观对所在山的称呼亦不同)派系的牛鼻子最擅长的武器,一旁观战的文雅想着,这一定就是那个叫松定的道士了。

    松定的浮尘刚让智僧的禅杖失去威力,剑道静慧立刻转挡位削,斩向智僧持杖的左臂。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年轻智僧身后沉默不语的彩袍智僧忽然开始念念有词,在他快速地完成了一段经文的念诵后,一道黄光忽然从年轻智僧的手臂内部朝外释放开去,变成了包裹他左臂的金色薄膜。

    “叮”静慧的剑与裹着金光的手臂相接,竟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声响。静慧那把悄无声息就要了两名保安命的剑,居然只在智僧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白痕。

    “信远,后面那个是祝行智僧,解决他!”静慧一边用剑光罩住持杖僧,一边朝左边的黑衣人吼道。

    被称为信远的黑衣人用双手用力掷出的八张不同颜色的道符做出了他的答复。

    这八张符咒中,有爆裂符,有麻痹符,也有可以让人三分钟内看不见任何东西的强光符……被这些符咒中的任何一张击中,都会有惊人的“视觉效果”产生。

    彩袍智僧当然不准备被这些符咒击中,它们刚离开黑衣人的手,中年和尚便从脖子上摘下了佛珠开始念诵着梵文的经文。

    看这个智僧面不改色的样子,如果被他念完了这段经文,这些符咒应该还难不倒他。

    ——让难不倒人的问题变成一个可以难“死”人的问题,这可是文蛊生的专长。

    智僧刚念出了一个字,忽然有股粉色的雾气从他的嘴钻了进去,一下子堵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完全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抱歉,虽然我也不喜欢牛鼻子,可我却很乐意他们替我解决麻烦。”在失声的同时,智僧还听到一个妖媚的女声在他耳边轻声细语。

    智僧没有时间惊讶,也来不及思考,因为等到那阵阻塞感消失后,所有的符咒都已经飞到了他的面前。

    爆炸,强光,巨响,毒气一下子全在这个房间里炸裂开,让所有拥有五感的正常人全都本能地屏住呼吸蹲到了地样我们也不能动啊!”静慧叫骂着躲到了信远用保护符所围出的安全区内,这条一米长的符布画出了一个毒气和爆炸效果都无法穿透的半圆,而来袭的黑衣道士三人组现在就藏身在这半圆的另一侧。

    “你说要解决他,我看这下应该是全解决了。”信远歪着头道。

    他说的没错,在无保护的情况下,即使没有被近距离爆炸给弄残,没有被强光和巨响折磨得既聋又瞎,也肯定逃不过毒气的侵袭。

    “应该成了吧?”松定收起浮尘,看着面前一片光亮的迷雾道。

    “如果我是你,我会等看到尸体才说这句话。”

    那个浴帐中的低沉声音再度响起,然后,整个房间里响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呼吸的声音。

    有人在吸气,可他呼吸所发出的响动,却比噪音最大的吸尘器还要吵耳。

    过了一会儿,那些原本应该继续往外扩张的刺鼻气体,忽然开始包裹着光线进行迅速的收缩。

    不消片刻,气体变成了一个拳头大的球体,而那个声音的主人又是猛力地一吸,全部的东西都从被吸进了他的口鼻内,然后打了一个饱嗝。

    “你们好,我是王释渊。”身上还挂着水珠的赤裸男人鞠躬道:“请多多关照。”

    这三位啊,长得就是一张炮灰脸,估计下一回就安然地炮灰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