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七卷:夜狼嚎 第六章:勇气(1)——乱葬岗

言咒师 第七卷:夜狼嚎 第六章:勇气(1)——乱葬岗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言咒师  第七卷:夜狼嚎  第六章:勇气(1)——乱葬岗

    个年代的穷人。死的“资本”都没有。

    ~

    菱坐在车后座上|光游移。文雅倒在副驾驶座上呼呼大睡。开车的换成了言先生。一行三人就这样把狸猫扔在了保险柜里。离开了地下藏着档案室的图书馆。驶向了……火葬场。

    李靖穆的人脉之广让言先生都感觉有些羡慕。只花了几小时的时间。他虽然没能准确查出菱烨男友常飞的尸体具体在哪儿。但却的到了很有用的情报。

    “我这里的朋友能|到的记录里。只显示到你说的那个人呗运回上海而已。”李医生如是说道:“不过没有医院有接|的记录。人认领的尸体应该也不会下葬……虽然我一个纯良的医生不该知道这些事。不过像这类无人认领的无名尸。通常的处理方法是……”

    下面的话。李医生即使不说言先生也猜的到。政府当然不会将他们找个地方埋了。最简单也最经济的方式。就是让他们变成不占空间的灰尘。

    如今这个时代。已没有了乱葬岗。那些无名的死者。连一座象征意义的墓碑都的不到。只要认领时限一到。那些在位者就不会再愿意为这些没用的尸首多花一分钱。毕竟长时间冷藏一具尸体的耗费可远超普通人的想象。

    只不过。总有那两么两具尸会上级定为“有用”或者“迟早有用”。然后这个上级就忘记了这个尸体。把某个与之相关的计划抛诸脑后。这些听来或许有些荒谬。但这种事在层级制度谨。利益关系一环套一环的公务机构里。这样的事却屡见不鲜。

    ,们的公路。可以被挖开整整三个月没人理会。原因仅仅是因为自来水公司和煤气公司没有决定谁,铺设管道;领导们可以为了治理水环境下拨上亿的款项。结果却只是在河道旁竖立了无谓的装饰而水质却没有任何的改善……起这些。具可有可无的尸体被忘记又有什么要紧?

    只不过头地人一忘下面的人可就尴尬紧了。你说。这尸体不烧吧一直放就是不停地烧钱。如果他把,体给处理了。第上头的人忽然想这事来。这可就不是他们所能担待的起的了。

    不过能在政府里站住脚的谁是滑不留手的泥鳅。这些底层的管理者们干脆便在火葬场的底下造起了一个冷藏室专门用来放置这些处于被遗弃边缘地尸体。而这笔费用。自然也由火葬场来负担。

    这世上有两种钱最赚。一是喜钱一种是丧钱。人不管的多累钱赚多苦。在事和丧事上却从来不计较花销。现在的大环境对喜宴上地乱收费稍有管制但对于丧葬这一行却完全是睁一眼闭一眼。像是最便宜的骨灰盒都能卖上七八千。一场火葬至少也要上万真让人觉着穷人连死资本”都没有。

    对于丧葬行业这样松管理。|让这些人偶尔孝敬一点花礼。或是维持一个地下藏尸室地维护开销也不算是太过分要求。

    幸好。上海地火葬一共只有那几个李靖穆很快就锁定了那段时间绝大多数无名尸所运往的“葬岗”。

    “在火葬场底下办冰库。还真是冰火两重ot!”言先生轻声地自言自语道。

    火葬场的工作朝九晚五没有人会选择在半夜送别自己地亲友。因此到了晚上。这里就变的一片死寂。联想到这里每天要焚化的尸首之多。总难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老黄是这座火葬场近两个月里换的第七个夜班保安。前六个都因为受不了深夜里空荡火葬场里那阴森地鬼气而先后辞职。和之前的领导不地老黄就这样捡一个现成。老黄虽然也不喜欢深夜总是似有似无的鬼哭声但为了里那个刚上大学地儿子他只的咬牙硬挺——毕竟这里当保安光是奖金一个月就有八百多。这可不是哪里都比的了的。

    不过这火葬场保安的工作也确实是一份闲活儿。没人会有兴致来这种晦气的地方偷东这保安完就是负责开关门的摆设。等到所有人一下班。老黄往往就是一觉睡到大天明——事实上只要习惯了无视那些若隐若现的人影。并尽量保持保安室灯火通明。老黄偶尔还是能睡非常沉的。

    因此。当言先生忽然出现。并一把将老黄按在地上。面无恶煞地盯着他时。你就能理解老黄有多慌张了。

    “我是警察。在追踪一个嫌疑犯。”言先生摊开|个被他用来糊弄过无数人的警徽。说道:“他现在可能就藏在里面的某个房间里。我需要所有房间的钥匙!”

    或许言先生的话并没有多少力。但他架在老黄脖子上的刀。却让老黄对他说的不敢有任何质疑。立刻就交出了他腰间所有的钥匙。

    在一拳打晕了非常合作的保安之后。言先生刚想将钥匙串捡了起来。忽然感觉

    阵扑面的阴气。

    “早知道真正的主人在这里。我也不用费力拿什么钥匙了。”言先生抬起头。看着窗外那一盏接一盏熄灭的灯光说道:“我猜。你肯定知道那个地下冰库在哪儿。”

    等到窗外的光线。包括保安室的灯全都熄灭之后。一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言先生身前。如雾的双眸盯着言先生。

    这是一只地鬼。还是一只实力已经几近幽煞的地鬼。光是它靠近言先生时散发出的阴气压感。恐怕就能让普通人仓惶着夺路而逃。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地鬼的声音忽男忽女。忽高忽低:“在这里的都是无人接纳的孤独者。他们只是不想被打扰。”

    言先生能从地的话语里听到无比的怨念。这些无名尸绝大多数都是死于非命。但因为不自在何处又没有家人认领超度。他们被困在了自己肉身化为烟尘的这里无处可去只有终日彷徨。

    “我对你这儿的死人没有兴。至少不是全部。”言先生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常飞的怨魂?果有地话。让他出来和我的客户说两句话。那我这就走。”

    到常飞的名字。地鬼的“表情”忽然变了。它仰天尖啸了一声。用提高八度的声音重复道:“我们不该被打扰!”

    后。他的两只手里都多一把黄色的末:“看来他是真的在这里了。”

    言先生地话还没说。地鬼已发出了最高分贝的鬼哭。整个朝他扑了过来。言先生双手轻扬那飘散出去地粉末闪着点点金光。上了白雾。

    “封”

    ~

    当文雅打着哈欠醒转过来时候先生在和众多缚灵的缠斗中占尽上风。但还是没能的下室的位置。

    当言先生使出“封”字言咒,图将地鬼封印时。他才发现这个强悍地地鬼原来只是上百个缚灵的意念合体结果这五年大号言咒只封住了十几个缚灵。其余的则四散逃开躲过了一劫。这里的缚灵虽然都比较弱。但胜在数量实在太多而且个个都是一碰就散。不与言先生正为敌实让言先生头疼不已。

    “看看。没有我果然什么事都做不成吧!”文雅吹了声口哨纤指一扬。一片粉红色地雾气从她背后升腾起来。并迅速地朝言先生所在之处涌去。

    在这个当口。言先生也只好暂时不去理会为什么文雅这次这么早就醒了这个问题。毕竟在对付大量缚灵的时候。文雅的灵魂气雾更加有效便捷。

    这段时间来。文雅每次饮用言之后地能力恢复时间都会有所增长。而能力消失后的反噬昏迷期却越来越短。言先生并不知道。这是因为文雅长期服用自己调地“山寨版”言之血。因此在饮用由言先生的言咒激化过地纯正言之血。自然是功效倍增。而副作用递减。

    有了文雅的帮助。`先生干脆地缚灵暂时性都赶了出去——反正有了文雅。完全可以利用灵魂分裂的功能进行地毯式搜索。他们也不需要再做从没有多少单体意识的缚灵嘴里套话这样有意义的事了。

    言先生沉吟道:“是啊。总感觉他们中有好些应该已经到了时限。但却不知为什么仍留在这里。而且是缚灵。居然有一个变成了怪……总感觉有某种东西在维持着这里的平衡……”

    雅笑道:“你该会是觉。人还有这样的带功能吧?”

    “狼人或许没有。”言先生思忖道:“但狼人的鬼魂。就未必了。对了我们的客户呢?”

    “正缩在后座上呢!”文雅不在意地说了一句。然后问道:“如果那个小男朋友真的是狼人。他应该是原生的狼人吧?”

    “嗯。那只死狸猫的计划是这两个月才开始实施的。应该和他无关。他应该只是”言先生笑道:“搞半天。原来这是巧合。”

    “我倒宁愿他是个冒牌货。”文雅撇了撇嘴:“竟不管是人还是鬼。冒牌货都要比原版好对付的多。”

    “少抱怨。多做事。”言先生不烦道:“这样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赶在天亮前。回到新里睡上一觉。

    ”

    下车库入口说道:已经找到了。入口。就在那下面。”

    ~-~

    悄悄地更新完悄地退散……

    这一卷。大概再写多长了吧……嗯。大概在年底前会结束……

    啊。年底快到吧。我要拿年终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