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八卷:水仙蝶(短故事集) 第三章:我们不想成为的人(1)

言咒师 第八卷:水仙蝶(短故事集) 第三章:我们不想成为的人(1)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第三章:我们不想成为的人(1)

    多子女,耗尽一生,只为成为与他们父母不同的人。

    第四天:

    这一天,杨秉兴还是没有联系应雯。

    在昨天与海沉暮见过一面之后,杨秉兴就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一通通地打着电话,启动着属于他自己每一条的伏线,试图查出言先生究竟是什么人,而又是什么人雇佣了他。

    这一动,让杨秉兴真正了解了什么叫孤立无援——至少有五个在各自行业顶尖的情报专家在听到“言先生”三个字的瞬间就挂断了电话,还有三个人则敷衍说会想办法,然后等电话再打过去时,则全都关了机。

    杨秉兴从来都一个慷慨的雇主,加上他和赤光会之间的关系,这些人从来都是鞍前马后伺候得他舒舒服服。但现在,他们却像是躲避瘟神一样,恨不得完全躲到杨秉兴挖不到的角落里去。杨秉兴亲自驾车上门拜访了其中的好几位,但他们都闭门不出或是立刻跳窗逃走,就是一问三不知地充愣。

    只有一个人,一个一副义~严地说着自己对言先生一无所知的私家侦探,悄悄地在便条上写下了一个网址,递给了杨秉兴。

    这就是一天里,杨秉兴得到的唯一有用的信息。他回到住处,输入了网址,跳出的是一个名为《灵花纪实》的网络杂志。

    杨秉兴耐着性子,翻阅完一个又一个荒诞离奇的鬼怪故事,在最后一期的头版标题上,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言先生大战狼人!上海高架公路连车祸大揭秘!”

    这是网名为“花女王”地写手在自己地专栏里贴上地文章。在大段地文字里。这个灵异杂志地著名写手以耸人听闻地说法述着名为“言先生”地超人。是如何为了拯救无辜地路人。和拥有不死身地狼人大战。并几乎毁了近0公里地高架公路。

    杨秉兴长期定居上海件阵子闹得沸沸扬扬地车祸事件他自然也听说过。他甚至也在那一天混在人群里点着过打火机。他也远远地看到了那只冲上天际地火凤。他当然并不相信官方对于“油罐车失控造成车祸与火灾”地说法。因为当时出动地可不是消防车和警察。而是实打实地军队——不过没有任何一家媒体做过事故现场人员地采访。这件事地唯一解释权。也只能归能说得了话地政府了。

    然而。在坊间却有着类似“超人”地传言。而且传言绘声绘色详细至极并且所有地传言。都围着一个神奇地男子进行着。根据这份光怪陆离地“纪实”报导。这个超人就是言先生。

    在这份报导地留言栏里。许多人都对这篇报导抱持着完全不同地两种看法:一派自称忠实“言粉”地人抗议“灵花大大”恶意捏造事实。像他们地言大这种无耻无畏地奸角才不会做这样费力不讨好地事。这和他留在言粉心目中那邪恶地高大形象极端不符;而另一半人则支持着灵花女王甚至还为她能见到言先生本人而兴奋不已。(注:显然。灵花自作主张地将她和菱~在故事中地角色做了一个调换)

    杨秉兴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

    看来,除了他自己外,全世界都知道这个言先生是谁。

    于是,这个杨家大少爷就做了一整天的宅男那些言粉所提的论坛逛了一个遍,这才算基本了解言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

    “收人性命,替人还愿?”杨秉兴实在是哭笑不得:“所以,我对付的是一个恶人版的神灯精灵?”

    这一天,应本该上班的本该继续给那个时不时在她翘臀上下上两次黑手的秃头做文秘,继续着五年如一日的生活。然而今天她却接到了那个经理的电话是放她一个星期的带薪假期。

    这从天而降的好消息,让应一下子闲了下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打电话给杨秉兴,尽一个好女人的本分电话只能通到语音信箱,这让应雯的心情变得不那么好了。

    九成的女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选择购物来消遣,应雯也不例外。而当她正打算买好几罐薯片暴饮暴食发泄一下的时候,言先生那张脸忽然又出现了。

    应雯脸色阴沉道:“你有些让人毛骨悚然了,难道你跟踪我?”

    “我是个通灵师。”言先生笑眯眯地说道:“我不需要跟踪你,因为我知道在哪儿可以和你相遇。”

    “我是真的猜不出你的话是真是假了。”应雯眉头紧

    脸上的阴沉却也随之散去:“通灵师是什么?算命的”

    “是不是半仙我不知道,但我可以感觉到很多事。”说着,言先生笑着将手伸向应雯的额头,应雯本能地想要闪躲,身体却不自觉地停了一停,就这样让言先生的手轻碰到了自己的眉心。

    “你从小父母离异,你一直跟着母亲生活。你看着一个个男人走进他的生活然后离开,让你从小就看过太多的男人,也让你对爱情嗤之以鼻。”言先生闭着双眼,一字一顿地说着应从不曾告人的过去:“直到你遇到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绝不是你的追求者中最优秀的一个,他甚至有些平凡得过头。”

    “但你还是选择了他,因为你知道别的男人爱的只是你的外表,而这个男人却爱着你整个人。你坚持着你的选择,因为你知道,这个男人能给你的,是你母亲一辈子都得不到的幸福——真爱的幸福。”

    “但是,在毕业几,那个男人却把越来越多的时间扑在了工作上。你不仅仅是被冷落,你还生出了一个问:是不是你看错了人?”

    “会不会,这个男人其实和人也并没有不同,在得到了你之后,他就不再珍惜你了?”

    “你是不是,成了你最不想变成的人——你自己的母亲?”

    言先生的话说到这儿,应猛地将头往后一扬,以几乎摔倒的姿势,才让自己的头离开了言先生的手。

    “够了!”应使劲甩了甩头,睁开充着丝的眼睛说道:“我相信你就是了,别再说了!”

    “抱歉,这样做乎不会给我自己加分呢!”言先生收回手,笑得依旧淡然:“但我还有两句话想说,是关于你未来的两句话,你想听么?”

    “你想说什么?”应雯显然是被先生之前的表现所唬住了,她只是揶揄着加了一句:“你只要别说你会成为我的男友就行了。”

    “别把你自己的想法暴露出来。”言先生忽然收起了笑容,正色道:“第一句,你现在在交往的人,和你想象中的并不一样,而他也不会为你做任何改变。”

    应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因为言先生所说的话,正是她在担忧的问题。

    如果,她对杨秉兴来说,只是中途的一个巴士站,那她会如何?

    她是不是,真的变成了她母亲?追逐一生,却被名为爱情的闹剧所?

    一次,又一次?

    就在应的彷徨将她的心事泄了底时,言先生说出了第二个预言:

    “这第二句话,就是我们明天还会再见,而且是在巨大的光球之下。”

    言先生的话说完,便拿起一旁架子上的一包薯片,招了招手便离开了。

    这个奇怪的男人,来得悄无声息,走得竟然也毫无征兆。应雯一个愣神,他就已经转身走出了她的视线。

    他到底,是不是想追自己啊?应雯陷入了迷茫之中。

    而言先生,则匆匆地走出了商场,赶往下一出戏的舞台。

    知道了自己对付的是谁,杨秉兴好不容易感觉到了一丝信心,但此时,他却得知自己失去了最大的武器——他户头上的钱,已经全部被移空了。

    杨秉兴立刻感到一阵晕眩,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无所不能的言先生将他的钱洗劫一空。但等到他和所有银行联系过后,才得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结论。

    拿光他钱的人,是当初他自己的父亲:杨天诚。

    杨秉兴和他父亲所有银行卡的密码都是相同的,都是杨秉兴那未曾蒙面的母亲的生日。密码的事向来都是公开的秘密,只不过他如何也想不到,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要在这个当口,给自己下绊子?

    他立刻出门驾车,疾驶向父亲的宅院。

    盛怒之下的杨秉兴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后还跟着一辆车,而车里坐着的,正是那个给他网址的私家侦探。

    侦探一边保持着车距跟踪着,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和您的计划一样,他去找他父亲了。”

    没码够3k,抱歉。

    牙疼得死去活来,星期二准备请假一天,去医院看看。

    你说扯淡不扯淡,星期天医院居然没有牙科急诊,怎么就不许别人周末牙疼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