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八卷:水仙蝶(短故事集) 第四章:背叛的光芒(2)

言咒师 第八卷:水仙蝶(短故事集) 第四章:背叛的光芒(2)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言咒师  第八卷:水仙蝶(短故事集)  蝶之第四章:背叛的光芒(2)

    。和理解到底有没有关联?

    ~

    应雯一走出病房。就看到了手拿电话的言先生——不。在此刻他不是言先生。他胸前的名牌和身上的白色大褂都清楚的表明着自己的身份:一个医生。

    “何卫森何医生是?”应雯艰难的笑了笑:“你不是说你是个通灵师么?怎么结果你变成了一个医生?”

    “这年头通灵的工作不是不好养活自己嘛?”言先生挂掉电话。优雅的一笑:“所以我除偶尔偷看别人的未来外。有时候还会看看别人里面藏着些什么。”

    “反正你的工作就是剖开别人。”应雯也笑了起:“但你的通灵术似乎不怎么样。我们现在又见面。巨大的光球在哪儿呢?”

    言先生也不说。是伸手指了指天花板。应雯头看去。正望着头上发亮的圆形顶灯

    通常来说。医都用长条的白炽灯做照明用。但只有在这s医院里专门照顾“特殊”病人的第五层里。所有的顶灯都圆形。光线柔和且舒服。就连酒精和消毒药水的味道都经过特殊的香味调节。居然一点都不显的刺鼻。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香味。

    这里不同医院的别它区域。是专门为侍奉“金佬”们建立的病房天堂。这些各自富甲一方的豪绅们都已经患了无法再度离开医院的疾病。既然他们注定要这里终老。那他们至少希望这里能不那么像医院。而更像是一个家。

    最后的家。

    本来依照杨秉兴伤情他是论如何都不该在这里休息的。但李靖穆李医生却稍微更改了一下入院表。鉴于这间房间原本就没有人。那医院的人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的把他弄了进来。

    是因此。言先生和应雯。才会在这里的圆灯下相遇。

    “你该不会说。这是巨大的光吧?”雯勉强的笑了笑。装作一不以为然的样子:“这也叫巨大?”

    “通灵又不是看电按快进。看到的图像和现实难免有些出入。”言先生神秘兮兮的摆了摆手指:“如果每次都能精确的丝毫不误你以为这行能流传下来?”

    “说的和真的似的……”应雯哼了一声。但却还是有些惴惴的问:“你那天说的那些……的那些过去。你是真的看见了么?”

    “你想让我再看一次?”言先生说着。便作势将手伸了过去。

    “别别。千万别。我怕了你了!”应雯连忙摆手讨饶。慌忙将头闪到了一边。她可不想在被那只神奇的手按到脑袋上。

    只是这一次言先生的手并没向她的脑门。是顺势绕过她的肩膀微一用力。将她搂进了怀里。

    “顺”在应雯惊愕片刻。言先生低声了念出了一个与“眠”类似的低级别言咒。

    应雯挣扎了一下忽然没来由的到一阵安心。也就停止了推搡。这样顺势的倚在了言先生肩头。

    也就在此刻。病房的杨秉兴挣的坐起了身。看到了门外的这一幕。

    时间。好。

    言先生对着杨秉兴露出胜利的微。却在应雯的耳边低语:“我看到了你心里其实已经答应了房间里的那个男人了是不是?”

    应雯身子一颤。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一刻杨秉兴的真诚。确实已打动了应雯。

    言先生温柔的推开应雯。然后笑道:“真倒霉。为什么我每次看上的女人。都是别人的人呢?”

    似是表白的呢喃。上略有些怅然的表情。言先生的脸看的应雯不知怎的。心头感觉到一。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怅的表情转瞬即逝。笑容又重新回到言先生的脸上:“我的预言是不会错的。”“你是指有些人的本性不会改变的话么?”英文笑着指了指头顶上的圆灯:“这就和巨大光球一样准确么?”

    “你可以选择不相。这是你的自由。”言先生说着拍了拍应雯的肩:“我只是希望你别上当。仅此而已。”

    言先生说完便转身离开。应雯在原的愣了两秒后。忽然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言先生优雅的回头。

    “为什么你会希望我别上当?为|么你会给我什么未来的预言?为什么……”应雯顿了顿。像是下定决心般问道:“我这么好?你明明才刚认识我。明明还不了解我究竟谁……”

    “是么?那你又认识里面那个男多久?了解他少呢?”言先生笑着反问:“感情这种事。什么时候是能靠时间和理性决定的?”

    爱情。了解做提么?

    还是。根本就不需要?

    应雯一时语塞。言先生便已经转身离开她线。

    当应雯重新镇定下情绪。回到病的时候。杨兴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温柔的看着她。

    作为情场打滚多年浪子。杨秉兴很清楚。这个时候不管他做出任何程度的追问。都只会把

    向另一方。

    所以。他什么都不。

    不问。并不表示他的心不会动摇。

    他没有办法不动摇。为他已经失去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武器:他的人脉。他的的位。他的金钱。而他面对的言先生。则在每个方面都拥有将他打压至死的能力——甚至就连言生的敌人。都会毫不留情的攻击自己。这样可怕的影响力。杨秉兴如何与之相比?

    那么。既然他可以这个女人为了自己背叛别人。那她当然也绝对有可能背叛自己。

    杨秉兴明知道个拥抱可能只是`先生的计。但还是无法不踏入这个陷阱。

    他到底是什时候认识应雯的?这些天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这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言先对付己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看上自己的女人?还是说。这场闹剧本身就是应雯所设的局?她会不会是顾仲派来的探子?

    这一切的一切全在杨秉兴的袋里纠结撕裂。他既觉的痛苦。却又不想在脸上表露出来。

    而深藏。只会让疼痛和焦虑变的更巨大。

    杨秉兴虽然极尽的想表现温柔。但种不尴不尬的气氛仍然蔓延了开来。应雯在替他削了一个苹果之后便浑身不自在的离开医院回家去了。

    杨秉兴想要挽留。终却依然没能磨开口。

    言先生的笑声。就样堵住了他的咽喉。

    杨秉兴叹了口气。呆呆的看着输液瓶里的营养液一滴滴的下落。不发一言。

    过了几个小时后。顶着一头扎眼蓝发的海沉暮。忽然出现在了杨秉兴的病房里。

    “你来做什么?”秉兴连正眼都不瞧海沉暮一下。依旧盯着自己所挂的盐水:“来嘲笑我没有按你说的乖乖服软然后落到如此田的么?”

    海沉暮叹了口气。问:“你是不是一定要继续言先生斗下去?”

    “你知道我的与认输。我宁可斗到败无可败。”杨秉兴笑道:“我父亲就是知道我的秉性。才干脆的放弃了我。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呢?”

    “想让你死个明白。”海沉暮说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了一份档案丢到了杨秉兴的病床:“看看清楚。你的敌人到底是谁。然后想想你该怎么做——你这个蠢货。如果你早按我说的去查。你就不会闹到这个的步了。”

    “……多谢。”杨秉兴尴尬的挤了这两个字。

    “你和我。还用谢么?”海沉暮摇了摇头。咧嘴抱怨道:“为了你这个只知道惹事的痴我可能的罪赤盾。我希望你让我觉这一切都值的。”

    “你放心。”杨秉兴看了看资料眼然变清明起来:“我一定会赢的。”

    “……所以我才说你是白痴。”沉暮苦笑着拿了皮包。留下仍在津津有味看着资料的杨秉兴走了病房。搭上了下楼的电梯。

    在电梯里。穿着白褂的言先生吹着口哨。

    海沉暮横了那个“何卫森”的名一眼道:“我已经照做了。你确认你会留他一条命么”

    “只要你到时能行自己的诺言。我少害死一个笨蛋。也少浪费自己一点卡路里。”言先生打了一个哈欠:“你们不是究过我么?只要活儿干的出色。我可不会招惹多余的事。”

    “只是为了手上的活儿么?”海沉暮苦笑道:“我怎么觉的你安排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在这儿给我下一个套?”

    “你想的太多了。自己找上门这件事。只能算是意外收获。”言先生啧啧称奇:“我本以为你这样的富家大尾巴狼。会趁机下手除掉他。好让海天集团彻底落尽你的口袋才对。真没想到……”

    “我是个商人。但是一个被痞子养大的商人。”海沉暮哼声道:“这家伙虽然不成器。但说到底还是我的兄弟。虽然说不上为朋友两肋插刀。但要说我害他。你也太小瞧我了。”

    “是这样就最好。因为你到时候也不用被迫选边站了。”电梯门一开。言先生立刻摆了摆手:“相信我。你到时候会的今天的选择是明智的。”

    “谢谢。我真希望事情会如此发。”海沉暮应和着笑了两声。盯着言先生的眼睛。缓缓的退到了电梯门外。

    海沉暮的眼像狼。

    而言先生的眼睛。黑洞。

    电梯门就在这两双截然不同的眸子的对视中。缓缓合上。

    等言先生重新回到秉兴病房的时候。时间|到达了子夜。杨秉兴一直坐在那里。资已经被他塞到了被褥下。他斜着身子看着言先生。吐出了一句话:

    “你赢了。我认输”

    然后。言先生便。

    ~

    啊。貌似第二本实体书的销量有点惨哪……这下悲剧了……

    提前祝大010年快乐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