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八卷:水仙蝶(短故事集) 第五章:游戏的结局(1)

言咒师 第八卷:水仙蝶(短故事集) 第五章:游戏的结局(1)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第五章:游戏的结局(1)

    信或不相信,输赢都早已分晓。

    第六天:

    12月23日,周四。

    这一天早上九点,应雯抱着关切之情和最后的决定回到医院的时候,却对上了杨秉兴的一张冷脸。

    杨家少爷在分手上的花样显然不如把妹的手段多,只是一句“我不想对不起你,但我现在还有事没有解决,我必须得完全处理完才能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们还是先分开吧。

    ”

    真是,够俗够烂理由。

    杨秉兴说这话时的表情度淡漠,几乎让应雯认不出来他就是昨天还求她别离开自己的男人。

    这是,一个笑么?

    不。杨秉兴地冷漠告诉应雯。这并是一个玩笑。

    没有崩溃。也没有哭泣。她只是愣了愣。然后将削到一半地苹果丢到杨秉兴脸上。便走出了病房。

    一切都像是卓林所主演地默剧。没有声音。只有黑白画面地跳动。还有那僵硬如跳字幕地语言。

    离开地雯。只想大哭。而言先生就在此时“恰巧”出现了。

    一个伤心地女人。碰上一个自己有好感、而且很会调情地男人。事情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李靖穆叹了口气。再次出借了休息室地钥匙。

    折腾了整整六天,最后,赢的依旧是言先生。

    这一天,在杨秉兴感觉起来,过得是如此漫长。

    杨秉兴一认输,言先生的威慑力立刻开始回笼收缩,赤盾对于杨家的攻势也稍有停滞,杨天诚也打过电话,说钱已经回到了杨秉兴的账上,接着也不问其他事冷冷地挂断了电话。而那些一直不肯回他电话的各路油头,也纷纷回电,抱怨

    杨秉兴的生活,就这样回来了。

    他本该直接签单出院的,毕竟这并不是如何重的伤。但他用海沉暮留下的信用卡多付了许多钱自己多留了一天。

    他,在等待。等待黑夜的降临。

    与言先生之间的战争,杨秉兴或许已经输了。但只要夜色垂落,他便可以找到机会,面对自己真正的敌人。

    而这场仗,他赢定了。

    为了赢这场仗必须得输。他只有输给了言先生,让言先生完成了自己的约契,他才可以翻过言先生这座山,看到山后的敌人。

    他不愿意输掉应,他真的很喜欢应雯。经过了这一切后看到应在他的病床旁所说的那些话,并不全是谎言或技巧。

    杨秉兴,真的想要安定。

    但他,更想赢。而且,他如果不输,言先生也不会放过他,他和应也不会有明天。

    所以选择输,选择放弃。

    他只能相信,他未来可以再找回应雯,或者,再找回昨天的自己。

    当言先生拥抱应雯的时候就在另一个转角;当他带着应雯进入休息室,并锁上门后也只能在远处看着。

    看到自己的失去,才能在未来的某天回一切。

    他等待,他忍耐。

    直到色吞没一切。

    第七天:

    12月24日,周五,凌晨三点。

    今晚,李靖穆并不当班,调班的是一个很少值夜的年轻医生,这个医生花了上半夜的时间和护士们吹牛打屁,结果到了半夜便熬不过梦魇的侵袭,再加上这两天诸位金佬的情况都不错,所以他也选择小小的打会儿瞌睡。

    当然了,这和杨秉兴在他茶里加了少许的催眠药剂也不无关系。

    值夜班医生打瞌睡这种事,护士们也都权当没看见。事实上,只要没人按铃,护士们到了子夜也难免睡意上涌,偶尔小憩一下也无伤大雅。

    三点十八分,在一圈的整点巡视完成后,唯一清醒的护士便回到了护士台。她并没有发现,有个身着白色病袍的男人,悄悄跟在他身后,一个晃身钻进了另一个病房。

    这间病房里的病人,同样也是通过李靖穆的关系移上来的——这个年纪不算太长的医生,却已经在医院里建立了足够的影响力。

    他和杨秉兴享受着相同的待遇:同样的双人房间,同样只躺着一个人。

    只不过,这个病榻上的年轻人,显然要病重上许多,他嘴上接着呼吸器,脸上绑着绷带,身上挂着三四个盐水瓶,旁边摆着一台监视仪。

    仪器上所显示的所有生命体征都很稳定,但杨秉兴很清楚,这个男孩醒不过来。

    因为跳楼自杀而导致脊椎多处粉碎性骨折,除了心脏外,大部分的器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剧烈的脑震荡也彻底使他成了植物人。

    病人的脸因为坠楼而面目全非,杨秉兴看了看床脚的名字,确定自己没有找错人。

    没错,正是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应雯的前男友。

    也是杨秉兴一切灾祸的起源。

    海沉暮说得对,如果没人要求,言先生绝不会吃饱了撑着来管自己的事。

    因此,杨秉兴要对付的不是言先生这柄利刃,而是挥舞利刃的人。

    杨秉兴不知道言先生是怎么和一个植物人沟通

    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言先生已经解决了之前~个活死人只要彻底一死,言先生也不会再有理由纠缠他。

    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

    没有任何摄像监视系统现在仍运行正常,因为杨秉兴已经动用自己的活钱,让一些他的长期合作伙伴黑进了医院的系统,用一天前的录像替换了正在进行的画面。

    这才是杨秉兴:金钱、人脉,造就了战无不胜的怪物。

    而这次,杨秉兴也会赢。

    他走向病床的部,从病袍下拿出了一只针筒,对准了滴管。

    杨秉兴不知道这筒针剂是什么,但卖给他的人保证,法医不会在尸体上找到任何中毒的证据,唯一的死因只会是突发的心肌梗塞。

    一针下去切,就都结束了。

    “或许,我该和你先道个歉……”杨秉兴冷地弹了弹针管,摇了摇头:“还是算了,等你死了多给你烧些纸钱就是。”

    “是要谁死啊?”

    忽然间房门传来了言先生那标志性的嘲讽声。

    杨秉兴惊,猛一回头,正看到言先生穿着那身医生的白大褂,将门轻轻扣上。

    “你想做什么?”惊讶过后,杨秉兴反而冷静了下来:“这里应该已经没你的事了,你自管自快活去就是件事已经和你无关了。”

    “我看不是。”言先生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是有关应小姐的事,我可不觉得你想做的事会对结果有任何改变?”

    应小姐?杨秉兴皱了皱眉,言先生的态度和说话的语气古怪的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想告诉你,这和别人无关。”言先生一脸正经地说出了一句让杨秉兴吐血三升的话:“我是认真地想和应小姐在一起爱她。”

    ……

    …………

    ………………

    这惊天动地的一句话,导致了整整一分钟的冷场。杨秉兴目瞪口呆地差一点将手中的针筒摔落在地。

    在沉默过后,爆发的是杨秉兴的大笑。

    这一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做的事,也忘记了现在是深夜。

    他只想笑,因为言先生的笑话实在太好笑了。

    言先生看着他笑,还故作无知地问道:“你笑什么?我就不能找到我的真爱么?”

    “放屁!”杨秉兴狠狠地呸了一声:“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你会有真爱这种东西?”

    “为什么不能有?”言先生还一脸纯真地反问:“人难道不能改变么?”

    “什么改变是胡扯!”杨秉兴的整张脸都变得异常狰狞:“你和我是一类的人,我们只在乎输赢!你要我相信,你就这样变成了好男人?”

    “所以,这一切对你来说只是游戏?”言先生追问。

    “当然!”杨秉兴冷笑道:“而且这一场游戏,我也会赢!”

    说着秉兴忽然转头,猛地将针头扎进了输液管。

    就在此时着的人忽然从被窝里伸出了一只手,猛地打飞了杨秉兴手中的针筒。

    那只手是如此纤细猛击间指尖传来的触感,是如此的熟悉。

    杨秉兴愣了愣然后看着那本该静静躺着的活死人摘下了氧气罩,坐直了身,然后一点点摘下绑着双目的绷带。

    在绷带下,应的双眼,已经布满了泪痕。

    第七天,杨秉兴终于败了,彻底地败了。

    败在了他从未相信过爱情。

    应雯是跟着言先生进了休息室,但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安排了这场戏之外。

    应雯并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谁,因为直到她的双眼被蒙住后,言先生才换掉了名牌和病历。

    “你只要装一次活死人,我就有办法替你试出,你的男友究竟是不是真的爱你。”应只是选择相信了这个神秘通灵师的话,来赌上最后一次了。

    结果,应雯也输了,输在她相信爱情。

    她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狠狠地赏杨秉兴一耳光,只是木然地站起了身,脚步缓慢地离开。

    她没有,再回头看杨秉兴一眼。

    在她走过言先生身边之前,言先生的表情显得沉痛无比。而当她推开门走出去,言先生的表情就变成了嘲讽式的冷漠。

    接着,他丢下了杨秉兴在之后数年都难以忘怀,却也捉摸不透的一句话:

    “你以为你想杀的人,和我定下的是怎样的约契?你以为他想让我做的,就是拆散你们?”

    说完,言先生便转身离开,只留下杨秉兴一人呆立在房间内。

    言先生的约契,到此刻,才算彻底完成。

    然而,我们的故事却还没有结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