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恐怖灵异 > 言咒师 > 言咒师 第九卷:祸厄临 第三章:寻癫龙

言咒师 第九卷:祸厄临 第三章:寻癫龙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嗯”谕天明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看来时的方风

    此刻的谕天明和文雅在赵毅的警车上,与马半仙一起赶往郊外的第七监狱。

    “怎么了?”看着谕天明细微的表情变化,文雅皱眉道:“不是你的阴魂兄弟感觉到了什么吧?”

    阴灵们对于危险的预知比人来得快许多,再加上之前的梦带来的影响,文雅也变得有些不安。

    “没什么,可能是我错了。”谕天明声音平静道:“我好像感觉到一股阴气,不过现在又”小心!”

    谕天明之所以话说到一半忽然转弯,是因为他看到车前忽然多出了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

    赵毅的反应也不慢,但他看着一动不动的拦路者,非但没有减速。反倒油门踩到底,狠狠地撞了过去。

    当文谕二人都以为会发生巨大碰撞时,中年人化作了一股青烟消失

    。

    “刚才也是这么莫名其妙出现的赵毅此时才松了口气,困惑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阴魂么?文雅看着同样惊讶(嘴角微微下移几毫米)的谕天明。否定了这个。想法  没有任何阴灵能躲过谕家的侦测,从来就没有。

    在众人各自打着思量的时候,那个中年人又一次出现在车前,还是一样木然的站姿,就像是之前的冲撞从未发生。

    “你们先走,我来解决。”说完,谕天明便推开车门一跃而出。

    “阿暗,御!”

    言咒一出,阿暗化作白雾包裹住谕天明,加速撞向又一次化为青烟的中年人。

    青白两色在空中翻搅,似云似雾,如幻如真。

    “别管他了,加速!”文雅在抛弃别人方面向幕不带丝毫犹豫,警车一会儿便冲出了几个街口。

    在一阵纠缠后,谕天明与中年男人同时落地。谕天明先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你还不清楚么?”中年男人淡笑道:“这段时间来,你费尽心思,端掉我一个又一个分据点。不就是为了找我么?”

    谕天明眼皮微微一颤:“你就是,煞鬼盟的首领?”

    中年人点了点头:“你可以叫我煞皇,或者鬼王”、名字这种东西,只有活人才会计较。”

    谕天明实在有些难以相信。因为他在面前这个人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阴气。

    阿暗的声音带着轻蔑飘来:“有时间惊讶,不会打过再说?”

    阿暗的话冲走了谕天明的疑惑,他立刻一个加速冲到煞皇面前,伸手按上了对方的胸膛。

    不碰不要紧,这一碰之下。谕天明又是一愣  煞皇那青烟构成的身体上,居然有着烫手的体温。

    “为什么那么惊讶?”煞皇的笑容依然不减:“你不是一直在调查,我们煞鬼盟到底在做什么嘛?这就是活生生的成果了”。

    回应煞皇话语的,是冰冷的地狱之声:

    “阿暗,破!”

    白色的气浪从谕天明的手掌喷泄而出,在这么近的距离,纵然强如幽煞也无法抵挡谕家  “破”咒的力量。

    然而,当劲风卷过,煞皇岿然不动地说道:“对阴魂才有效果的破,对我会有效?”

    这一下,阿暗都不禁问道:“你到底是什么?”

    “我是,所有阴魂的未来。”煞皇说着,右臂变成了巨大的炮管:“而你,是阻碍这个未来的绊脚石。”

    “阿暗。墙!”

    谕天明赶忙制出无形之墙。挡住了炮管中射出的飞弹。然而在下一秒,飞弹便化作青烟飘过了墙壁,接着幻化成箭矢,朝谕天明当头砸下。

    “阿暗,浪!”

    白雾在言咒的效果下成倍增加,瞬间便将箭矢吞没,更如诣天巨浪般卷向煞皇。

    煞皇整个人飘散成青烟,与阿暗的白雾再度纠缠在一起。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混合烟雾中,煞皇与阿暗的声音忽远忽近地交错着:

    “怎么样?你不想拥有我的身躯,离开这个男人,重新活过一次么?”

    “我现在的日子挺好,不劳你费心  虽然你也是死人。应该没有,心。”

    “撒谎,我们都曾是阴魂。那样的孤寂,他们活人怎么能懂?”

    都说了,你的话太多了!”

    在争论中,煞皇与阿暗都在半空中显出了身形,煞皇看着阿暗那与谕天明别无二致的身形。笑道:“看来,你还是对自己原来的身体有执恋么?”

    “是啊!”阿暗打了个哈欠道:“我只喜欢那个身体,所以你就不必再和我沟通寂宾和孤独。赶集去死吧  虽然你已经死了。”

    煞皇蔑笑道:“我是死不了,不过你的肉身,可就未必了。”

    阿暗闻言往下望去,正看到两个恶鬼正对着谕天明喷吐着雷光。

    “糟糕!”阿暗立刻想要回援,却被青烟所阻隔,煞皇的声音悠然道:“不管谁想阻拦我们的未来,我都会将他清除!”

    就这样,七杀组”从人。陷入了各自无法摆脱的死战。  而在这些战场的背后。又是谁,笑得如此欢畅?

    第三章:寻癫龙

    这些只是传言,那些并不存在  总有些事实,摆在你的眼前你却从不相信。

    在白光消散后。酒吧的正中央多出了一个圆形的大洞,无依的墙壁四散坍塌,不一会儿就吸引了许多路人的驻足围观。

    约过了十分钟,一群红衣青年开始驱赶围观人群,起先还有人怨声载道。但在看到对方的赤日纹身后,所有人都乖乖离去,就如什么都没发生般继续自己的生活。

    没人会招惹赤光会的人,更何况是这群洪大帅手下的职业打手:洪疯

    在伪施工队“施工绕行”的指示牌,以及近百人的摄人威势帮助下,洪疯们硬是封锁了附近几个街口,将酒吧的废墟给孤立了出来。

    不一会儿,两辆高级轿车在酒吧原本的正门处停下,几个赤光会中的大人物,从车内走了出来。

    从前方一辆车上下来的三人,一人戴着闪现磷光的黑色手套,一人扛着一个大提琴箱,最后一人则一直将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后面一辆车,这三人皆是满身的肃杀之气,似乎恨不得将车内的人撕成碎片。

    三武成军,是与南十字盟的“人类核武器”齐名的,赤光会最强的杀手群。能被这三人如此痛恨却不得不臣服的,又是谁?

    从第二辆车上下来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满头蓝发,耳朵、鼻子与唇角都挂着闪亮的银环。

    混江龙的唯一弟子,海天集团的继承人海沉暮,亲自来到了这片废墟,只为确认一个人的死讯。

    一天不能证明言先生已死,无论是海沉暮,还是他身后的赤盾,都无法真正安心。

    然而此刻。看着那三个杀手对自己恨惧交加的样子,海沉暮还是非常享受。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招放到如今这个时行依然管用。

    海沉暮只是将混江龙找了个僻静处软禁了起来,原本对他威五喝六的洪大帅、三武成军们。立刻便没了脾气,只得乖乖就范。

    海沉暮是今天生的赌徒,但如若没有那今天衣无缝的计刮,他也决计不敢和赤光会就此撕破脸皮。

    他很清楚,那个计哉一实现,赤盾便是这个城甫的新主人,而提前选边站的他,拥有的是无比璀璨的未来。

    “虚刃,你和冰枪去里面看看情况。火手留下来保护我。”海沉暮毫不客气地指挥道:“只要发现任何人,或者人的碎片。你们都带出来,我自会处理。”

    双手背在身后的虚之刃哼了一声,便走进了酒吧。“冰枪”莫天弃将木匣扛在肩上,低声抱怨道:“我们还要陪这小王八玩到什么时候?”

    “再忍忍,大帅那也差不多了。麒麟手”张乐火安慰着莫天弃:“他的闹剧,也差不多该完了。”

    在断壁的背后,是一片狼藉。残手、断肢四处可见,鲜血与各类酒水混成了晶莹的液体,在房梁砸出的坑里汇聚成水洼。

    “虚之刃”伍刃手在空中轻挥,地面上的尸骸一个个凭空飞起,越过围墙飞到了海沉暮的脚边。

    “三武成军,成了捡尸块的清道夫。”伍刃挥舞着看不见的兵刃,将一段大梁挑飞,现出了一具恶鬼的尸身:“这都是你们这群怪物的功劳!”

    在之前海沉暮的叛乱中。三武成军已经见识过恶鬼的实力,洪大帅的异能部队黑犬在面对它们后全部身受重伤,影刀自己身上也还留着轻度烧伤。这让他感到无比愤怒。

    面前的这个恶鬼脸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如果不是那标志性的光头和浑身的刺青文字,伍刃险些就要将其认错成需要寻找的目标。

    “让那个小鬼好好和你叙旧吧!”伍刃骂着用力一甩。将尸体也抛了出去。

    然而,当尸体抛飞到半宴中,影刀忽然发现了一丝异样  本该只有肉掌的恶鬼,双手上却明显长着十根纤长的手指。

    “不好!”伍刃立刻喊道:“冰枪,有诈!”

    三武成军配合已不是一年半载,莫天弃立刻心领袖会地抬起头,大提琴箱立刻碎裂四散,露出了一杆银色的长枪。长枪挥动,几道白色的冰箭喷射而出,如子弹般直取空中的“尸体。”

    “旺!”

    恶鬼在空中半转过身。张开被灼烂的大嘴,一股热气里面撞上冰箭,将它们在瞬间消融。而他自己则继续朝海沉暮坠下。

    不用任何联络,站在海沉暮身旁的张乐火离开张开双手,火光从黑色的手套喷涌而出,卷舟恶鬼。

    恶鬼双手晃动,绿色的字体从指尖缓缓流出,于空气中飘散,他顺势喝道:

    “风”

    在绿色的波纹中,风旋凭空生出,并切入火柱,将咆哮的火龙从中一分为二。

    这时,伍刃也已经赶上,他双臂疾挥,被火焰烤热的空气中现出两个巨火:模糊的刀影,从两侧砍向恶鬼。  坠,

    低沉阴森的话语喊出,恶鬼忽如重了千倍般高速下坠,躲过了这两

    。

    可在他下方等待的。是冰冷的长枪。

    三武成军的配合,滴水不漏。

    看着身下的枪尖,恶鬼双手合十,绿色的气雾集中包裹住了他的全身。

    “瞬”

    在长枪穿身而过的前一刻,恶鬼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了几步外的海沉暮身后。

    “将军!”恶鬼一手掐上了海沉暮的后颈,一手拉下了贴在自己脸上的人皮。

    在恶鬼的整张头皮下,自然便是言先生满脸鲜血的笑容。

    到了此时,海沉暮竟还能不慌不忙地问道:“你是怎么爆炸中逃出来的?”

    “恶鬼这玩意儿,说到底也是言咒师的东西。”言先生笑道:“幸好我很闲,看过相关资料,知道影响共振爆炸的方法。你们在使用我们的技术之前,就该想到有这样的结果。”

    “看来,真给赤盾的小鬼说对了。”海沉暮叹道:“你果然是个杀不死的恶魔。”

    言先生只是笑着,但他的笑容却有些沉重  因为是一个普通人牺牲自己的性命,让他不被火之恶鬼的自爆所噬,他也才有了自救的机会。

    然而,这个普通人的性命,言先生却救不了。

    感觉到三武成军的逼人杀气,言先生的思绪才回到现实:“我死不死暂时还不知道,但如果你的保镖们再靠近,你就绝对死定了。”

    “是么?我可不相信。你会杀死千辛万苦活捉的。唯一的情报源!”海沉暮朝三武成军吼道:“上!别给他反击的机会!”

    海沉暮赌上搏命的气势发出的命令,却没有得到那三个杀手的任何回应。

    “消息来了。”张乐火被下手套,拿出了袋中的手机:“大帅已经找到老头子了,只不过还有几个光头要料理一下!”

    张乐火的消息一到。三武成军看着海沉暮的表情,立刻从紧张变成了讥讽。

    “喂,活过来的死人伍刃重新将手背到身后,悠然道:“如果我们把这死小鬼交给你,你会保证他活得生不如死吧?。

    显然,为了节约时间解救被软禁的混江龙,三武成军并不准备继续无意义的战斗。

    “不但如此”言先生笑道:“我还会查出是他的指使者,然后给他一份大大的回礼。”

    “成交。”莫天弃收起了长枪。转身便钻入了轿车。

    “你”你们不准走!”看着离开的三武成军,海沉暮这才慌乱嘶吼起来:“我才是你们的老大!我才是赤光会的头!你们不准走!!!”

    没有人回应。有的只是轻蔑的笑声,还有汽车的引擎声。

    “现在只剩你和我了。亲爱的。”言先生调侃的话语,在海沉暮听来。就如敲响的丧钟。

    此刻,文雅的车也终于来到了第七监狱的所在处。

    文雅一下车,立刻捂住鼻子道:“哇哦,真精彩!”

    在文雅的面前,除了被毁去一半的破屋外,就是满地的机械与军服的残片。这一切本身并不扎眼,但文雅能通过灵魂的感知察觉到,在被完全清扫前,这里至少曾有上百条人命消陨。

    事实上,第七部队的表现已经足够好,面对与七杀组不分轩轾的怪物们,新型的战争机器人和军人们仍能不落下风,纵然之后恶鬼部队参战。第七部队也没有全面溃败。

    然而,这份坚强的代价,也非常惨痛。

    “编号碘的战狂机器人,是准备在万一时玄。制衡你们七杀组用的底牌。”马半仙毫不伤心地长叹:“没想到就这样提早暴露,然后提早全军覆没了。”

    “幸好你们没用这些对付那几个怪物。”文雅踹飞了一枚螺丝钉,哼声道:“不然的话,可就不是这点人命就能解决的事了。”

    三人就这样说着钻入暗门,走过已被完全搬空的监狱。来到了地底的最深处的土牢前。

    敲了敲毫无缝隙的土牢,文雅皱眉道:“你们就没人好奇,当初机器七是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被弄出来的?”

    “录像显示,是个能瞬移的少年做的。”马半仙道:“你也见过他。在那次赌局里,”

    “那个小言先生么?那就难怪了。”文雅说着双目一闭,粉红色的灵魂烟雾透过厚土。进到了土牢中。

    在无光的牢内,文雅用灵魂的视野观察四周,看着这三年来机器七一笔一刮刻在土墙上的一切。

    五分钟后。终于从满墙乱码中理出头绪的文雅,突然张大了嘴巴道:“这,这怎么可能?”

    赵毅赶忙问道:“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

    “真没想到”文雅喃喃着:“他们想对付的,居然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