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玄幻魔法 > 莲噬天下 > 第八十六章 乱·始末

第八十六章 乱·始末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天风城,凯恩侯爵府的一间庭院之中,一名一袭青衫的女子慵懒的靠坐在院落中唯一的树木下,而她的身边摆放着一把十分普通的连鞘长剑。

    女子仿佛就是月夜下的精灵一般,周身上下无不透露出出尘的意味,一头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肩头上,顺着那月牙型的白暂锁骨滑落在胸口。她的螓首低垂,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

    纤细的手指拨动着几根调皮的青丝,晶莹的指甲在月光下闪烁着白色的光辉,在黑色的秀发中穿梭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女子挑起了一小缕发丝打着旋儿,螓首抬起冲着一个方向轻轻的展颜微笑,那一刹那天地为之失色。

    “你来了……”轻柔的声音仿佛山涧流淌的清泉,让人的心神不由的一颤,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

    月光下不知道何时又出现了一道妙曼的身影,一袭洁白的长衫,一柄软剑无比写意的挂在腰间,突然到来的女子同样是黑发黑眸,有些冷漠的双眼不含情感的看着树下的女子。

    “你还是这副摸样,十六年了,就不会换一个表情见我吗?”上官青轻笑,扶着身边的长剑优雅的起身,月辉下圣洁无比的表情却是透漏出一股致命的妩媚气息。

    “十六年已至。”少女开口,她的声音与她的人一样透露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是啊……十六年了。十六年前的夜晚也是这个样子的月色的啊。”上官青轻轻的摇着头,望向天空的眼眸中充满了回忆之色。

    “你去吧,修儿他去了北方了。”上官青缓缓的说道。

    无名的女子轻轻的点头,身体消失在了庭院之中,几片落叶飘下来,仿佛从来都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

    “我也是时候回去了,四方……生我、养我、房主我的土地……我上官青又回来了!”上官青口中喃喃自语着,身形也消失在了庭院之中。

    白衣的女子静静的屹立在一座山崖之上,静静的俯视着山脚下静静的天风城,漆黑的城市仿佛一名正静静熟睡的婴孩一样。轻风拂过,女子那直达腿弯处的漆黑长发轻轻的舞动起来,让这幅画面定格成了永恒。

    她站在这月色下静静的回忆,回忆着十六年前,那晚同样美丽的月色,那熊熊烈火中男人岩石一般的背影。

    “带着他走,从今以后你便是他的剑!他无坚不摧的一把剑,他的意志所向便是你的长剑所指之处,直到有一天他再度踏上这片土地,以卑微者之血染红白银王座,以顽抗者之血铺洒登基之路,以背叛者之血绘我四方之龙旗!”

    “是的,我是他的剑,是他的利刃,我要为他无尽的杀戮,为他斩开一切荆棘,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女子在月下轻轻的说着,眸子中是无比的坚毅,这便是她的人生的全部。

    “什么人?”忽然女子的眉头皱起,身形瞬间便是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当!寂静的夜幕中声音是如此的刺耳,一团火花暴起,然后两个身影自空中迅速的后退着稳稳的落在了地面上。

    “女娃娃的实力不错嘛,就是脾气大了点。”一阵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一个苍老的如同骷髅一般的男人,肌肤干瘪,眼眶凸起,惨白的眸子中似乎看不见有着眼球的存在,望向女子的目光就如同一只盯着猎物,伺机而动的毒蛇。

    白裳女子依然是冰冷的表情,手中那在四方之国几乎是满大街都可以买的到的软剑缓缓的抽了出来。

    “圣天?”女子轻轻吐出两字,言简意赅。

    “没错,好眼力。”老人怪笑道。

    “织天!”女子似乎是惜字如金一样,又是只吐出两个字来。

    “这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老人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眸子中杀机毕露,望向女子的目光像是在望着死人一般。

    “哼!”以着一声不屑的冷哼回答,女子手中的长剑爆起了一团寒芒,一股似能冻结人肺腑的凌冽寒意自女子的身上散发出来。

    老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女子,双手之间似是腾起了两团黑色的旋风一样,身体蛇一般的扭曲,躲过了女子刺过来的一剑。老人的双手直取女子的面门,手中拿高速旋转化为两团黑色旋风的武器发出一阵阵嘶嘶的怪异声音,仿佛是吐着红信的毒蛇。

    当!当!当!当!一阵密集的金铁交戈之声响了起来,女子回抽的剑身被老人手中拿奇异的兵器绞住,弯曲成了一个无比怪异的角度,幸好是软剑,不然的话怕是早就被崩断了。

    老人的脸上挂着阴测测的笑容,瘦小的身躯却是无比灵活的旋转起来,嘎吱嘎吱的令人牙关发麻的声音中,女子手中的武器整个被绞成了螺旋形。

    女子却是不慌不忙,身体顺着老人旋转的方向反向旋转起来,一抹寒芒乍现,晃得老人一刹那的失明,身形也是微微的一滞歇。

    苍!卷成螺旋状的软剑瞬间又恢复成原貌,月光之下冷冽的光辉流转,软剑化为一道银芒刺向了老人的胸口。

    当!清脆的声音,响起,老人狼狈的退后了几步,胸口确是没有一丝鲜血流出,软剑词中的地方泛着银白色的光芒。

    “人体改造?”女子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呵呵。”老者怪笑着望向了女子,“你真的很不错,无论是反应还是速度还是实力,我都有些不忍心杀你了。”

    女子没有回话,却是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然后,冲天的剑意激荡开来,暴虐的剑气四射,附近的树木首先承受不住,自树心炸裂开来,化为漫天细屑的树粉。

    “这个时代果然已经是年轻人的时代了啊!”老者有些艳羡的看着剑意风暴中心的女子,一双惨白的眸子缓缓的溢出一抹墨色,墨色的漩涡缓缓的旋转着,此刻的老人看起来诡异的令人心寒。

    “叶落知秋……”女子的的双眸猛的睁开来,身形直掠天际,如同一只灵巧的燕子一样在空中盘旋着,岁着她的掠起,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萧瑟悲伤弥漫了整个天地间,让人仿佛是身处与伤感的晚秋,柔和的月色都被令人压抑的乌云所覆盖,这一剑的剑意却是连周围的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长剑撕裂天空,一道唯美的剑弧划过天际,如同鸟儿在空中回转身子划出的轨迹,剑弧撕天裂地!无比恐怖的剑意撕裂了空间,剑弧吞噬着扫过的一切,向着老人逼去。

    老人手中的武器此刻终于是显现了出来,那是两把通体乌黑的短小匕首,在黑夜之下几乎无法看见。

    黑色的匕首旋转起来,老人腾身而起,以着最张扬的姿态迎接向那个剑芒,空间一阵剧烈的波动,荡起阵阵涟漪,自黑色的匕首为起点巨大的黑色的漩涡浮现。

    “坍塌之刃!”老人黑洞洞的双眼扫视女子,手中的漩涡飞出,迎上了那剑芒。

    “坍塌吗……”女子轻轻的低吟着,眼前那银色的剑芒无声无息的消失,没有惊天动地的碰撞与爆炸,那剑芒就像是被吞噬掉了。

    女子不惊不喜,既然是叶落知秋,叶还未落又怎么会得知秋天已经到来了呢?

    ……………………………………………………………………………………………………………………………………

    午夜,空荡荡的天风城内街上已经看不见任何的人影了,浓浓的雾气萦绕着各式各样的建筑,这一片景象看起来十分的祥和。

    上官青握着手中那平淡无奇的长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很快她却是停下了脚步,眼神有些玩味的望向那浓浓雾气的深出。

    嗒!嗒!嗒!整齐的脚步声音自浓浓雾气的深处响了起来,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有着两个人影正在缓缓的向着上官青的方向走过来,一模一样的身形,一模一样的动作,一模一样整齐无比的步伐。

    “天左、天右吗……”上官青说着微微的停顿了一下,“母亲大人她还真是大手笔啊。”

    目光死死的望向浓雾深处走来的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上官青的眸子中无尽的寒芒缓缓的涌动。

    “今晚的月色真是好啊……”上官青抬起头来轻轻的叹着,“最适合杀人了,你们说对不对,两位师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