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我本纯善 > 第264章 拳皇小王子

第264章 拳皇小王子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赵清雨的扣扣号上除了现实生活中的同学老师外,其他一些也是工作上必须联系的人。

    亲人、高中同学、大学同学以及其他,她都做了详细分组和备注。

    可是其中有一个,叫拳皇小王子,她隐约记得是以前高中的某个别班的男生,和陆瑶是同学。

    那次几个人一起去网吧包夜的时候,对方加的她。

    只是她不清楚男生叫什么,但赵清雨每次上线的时候,对方十有八九也是在线状态。

    而且每天都会在她空间逛上好几次,无论她发什么,都会留言,刷足了存在感。

    赵清雨逐渐注意到他,但也没说什么。

    直到有一天,李博文给她打电话,说有个陌生人添加他为好友,十分狂炫酷霸拽的让他离她远一点。

    赵清雨很是惊讶,问那人叫什么,李博文说:“叫拳皇小王子,哦,他说你已经是她的人了,你们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听完这段无稽之谈的赵清雨,立即上线找到这位狂炫酷霸拽的拳皇小王子,正主正好在线,她赶紧给他发消息:你是五班的xxx吗?

    对方回了一条:不是,你认错人了。

    不是?

    赵清雨又问:那你是谁?

    这次,对方没有说话。

    赵清雨那时候挺忙的,以为是谁在故意在捉弄她,没空理会这样无聊的恶作剧,于是直接拉黑一条龙。

    因为那时候她在学校和上都挺火的,不少陌生人都添加她为好友,为了安全起见,她把扣扣给设置成了拒绝添加。

    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她会主动加别人的。

    李菲宇就这样被赵清雨给彻底屏蔽在外,甚至还黑设置成了空间黑名单,免得他进去到处留言瞎胡闹。

    想到这里,赵清雨本来还有点内疚的,可是忽然眼珠子一转,诶,不对劲啊。

    这家伙竟然随便加她的学长,还胡说八道一通,她为什么要内疚!

    于是,赵清雨表情一冷,开始了兴师问罪。

    “你为什么加我朋友,还和别人乱说一气?”

    李菲宇根本不承认:“我没有。”

    赵清雨冷哼:“没有?”

    “……”李菲宇鲠了一下,很不情愿地说,“谁让他在你空间里留那种话。”

    “那种话?”赵清雨仔细回想了一下,胡博文好像没有留很过分的话啊。

    李菲宇左顾而言他:“其实也不是说什么话。”

    赵清雨:“……你到底什么意思?”

    在她的敲打之下,李菲宇才终于承认,他之所以去找胡博文“表明态度”,就是因为这家伙和他一样,每天都会逛赵清雨的空间,还经常留一些“加油”、“祝好”之类的话。

    这也没什么,李菲宇可以忍受,毕竟赵清雨的空间每天都有人看,这个人顶多是看得多了一点。

    不,不是一点,是看得太多了!

    这家伙是住在网吧吗!一天到晚的看看看。

    好,这其实真的没什么。

    可是,李菲宇顺着这人的空间摸进去后,嘿,还真让他发现了一点不得了的东西。

    这小子竟然每天都在他的扣扣空间里诉说衷肠,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李菲宇却有一种十分强烈的预感——这家伙惦记他的心上人。

    于是,他就添加了对方为好友。

    第一句话他就很直白的问:你是不是喜欢赵清雨?

    胡博文自然是震惊不已,但没有想太多,心里还有点小激动,以为是赵清雨找人帮忙问的呢,于是连忙回答说是的。

    李菲宇心说果然啊,这人想撬他墙角呢。

    尽管赵清雨对他不冷不热的,但李菲宇还是脸不红心在跳的对胡博文说了很多瞎话。

    胡博文的心情啊,就像夏天里的一把火突然就变了天,刮起狂风不说还下起了大雨夹冰雹,把他从头到脚浇得凉透透的,顺带还造成了心灵上的创伤。

    于是,胡博文开始萎靡不振。

    虽然他一老早就知道赵清雨对自己没有感觉,而且后者的发展速度是他望尘莫及的,只是打算远远的看着她。

    但真被这么实实在在的打击一番,换成任何人,都有点承受不住。

    胡博文的几个好友发现了朋友的异常。

    喊游戏不来,请吃饭不动,打起电话来也是半死不活的。

    这种颓废的生活态度,如果被领导看到了,怎么可能在大公司里留下来啊。

    于是朋友们齐心协力问出了缘由,然后其中一人说:“不管这人到底是不是学妹的男朋友,你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受他的威胁。就算真是男朋友,把这事告诉学妹,让她及早看清这人的人品,如果她态度无所谓,那说明你看走眼了,这种女人也不值得你喜欢。”

    在朋友们的鼓励(怂恿)下,胡博文还是把这事跟赵清雨说了。

    再然后,就没了。

    李菲宇被赵清雨拉黑,她又和胡博文道了歉,仿佛一件很平常的小事,一切又回归于平静。

    胡博文知道网上是在瞎说的后,也是直接嘲讽一通后将其拉黑。

    李菲宇连续被两个人拉黑,差点没气的当场坐飞机回来找赵清雨当面问清楚。

    可是冷静下来后,他又无限悲凉的发现,好像自己也没有资格问。

    这次春节回来,他也是纠结的不行,连续好几天晚上都会守在门外,但一直没有勇气敲门。

    如果不是今天赵清雨晚上突然要出门逛一逛,他估计还会继续就这么僵持下去。

    “你这几天晚上都来找我了?”赵清雨犯嘀咕,“难怪每天早晨楼梯间都有那么多烟头子,你年纪轻轻这么这么爱抽烟?不知道抽烟有害健康吗?”

    本来就委屈的李菲宇想过来讨个说法,说法没讨到,反倒讨来了一顿教训。

    他更委屈了。

    “还不是都因为你。”

    赵清雨:“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李菲宇不说话了,他怎么说得出口,赵清雨的一言一行能轻而易举的牵动他的情绪。

    被她冷冰冰的晾了那么久,他能开心的起来才有鬼呢。

    想要借酒消愁,可惜赵清雨说开车不能喝酒,于是只能换一样了。

    这么一想,李菲宇又觉得好悲哀。

    就连赵清雨的随口一句嘱咐,他都能铭记于心。

    见他不说话,赵清雨又皱眉补充了一句:“以后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李菲宇:“我知道!”

    赵清雨斜睨他:“呵。说得还挺理直气壮。”

    李菲宇:“……”

    那以后就不抽烟了。

    他在心里悄悄说。

    两人沿着公路漫无目的地走,不知不觉来到了以前的高中大门口。

    “你知道吗,现在w镇的高中开始学习别的学校了。”李菲宇看着曾经呆过的半年高中,说道。

    赵清雨早就知道了,从去年暑假开学后她的母校开始实行半封闭式管理,除了走读生,住宿生不能随意出校。

    虽然早晨的时候有不少走读生会帮忙给关系好的住校生从外面带早餐进去,但父母说生意还是比以前差了不少。

    李菲宇又说:“你知道不,现在学校食堂里面在招租呢,只有有内部关系的人才可以拿到优先权。”

    赵清雨目光微闪,李菲宇一个在国外读书的本地人能知道这些,说明事情不简单。

    果然,李菲宇接着得意洋洋道:“别人跟我妈说了这事,问她有没有意向承包高中食堂,不过这段时间我妈很忙,她在省城物色好地段,准备把连锁超市开到那里去。”

    赵清雨刚要说出恭喜的话,李菲宇又飞快的说:“我妈把这件事交给我处理,我呢就想到了你,看看,我对你好吧。”

    “……”

    赵清雨哑然:“你找我真的是为了这事?”

    李菲宇梗了一下:“不然呢。”

    赵清雨没有拆穿他:“你说的这事,听起来确实挺不错,不过到底怎么样,还需要具体商谈。租金合同还有各种承包条款,我都需要看过才能做打算。”

    “……你真要谈吗?”李菲宇没想到话题突然就大拐弯,变了一个航道。

    这下轮到赵清雨反问:“不然呢?”

    李菲宇:“……”

    于是,接下来李菲宇终于如愿以偿的把赵清雨带回到自己家中,只不过后面的三个小时,两个人一直都是在研究李菲宇手里的那份合同样板。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十一点,李菲宇觉得自己人都傻了,他第一次在赵清雨面前有种卑微的感觉。

    赵清雨虽然和他同龄,可是研究起这些那是一个细致啊,几乎到了吹毛求疵的程度。

    他见过一次他妈和人谈生意,赵清雨这模样和他妈一样一样的。

    李菲宇虽然在国外读的工商管理学,这次也是他妈特地让他锻炼一下,他脑海里第一个人选就是赵清雨。

    事实证明,赵清雨还真够厉害的。

    “谢谢,这件事我回去后和家里人商量一下,到时候给你答复。”最后,赵清雨说完这句话,便要起身告辞。

    天太晚了,李菲宇自然是把赵清雨一路护送回去,然后才独自返回。

    路上,他想起赵清雨说过的话。

    原来,赵清雨有打算以后在省城发展,她家里在l镇的房子拆迁赔付了省城的一套房,她也打算到时候想办法把她弟弟转到省城去上学。

    所以她才没有一口答应关于食堂承包的事情。

    不知为什么,李菲宇私心里不想她去省城,一点也不想。

    ……

    赵清雨其实心里也很纠结,省城的师资教育要比w镇好很多,而且她认识一个书店老板,他就在省城一家重点高中学校对面开店,家里有人是学校里的领导。

    他知道赵清雨有个读初三的弟弟,告诉她如果有意想到省城读书,只要赵青枫中考成绩不太差,他可以帮忙通通关系。

    赵清雨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这所高中的重点大学升学率可要比她老家镇子上的高中要高出二三十倍。

    只要人聪明努力勤奋刻苦,在哪里学习都是一样的。

    这种话每个人都会说,赵清雨以前也是这样安慰和顾里自己的,可是如果有好的机会和条件放在她面前,她还是心动了。

    赵青枫现在虽然学习很刻苦,他英语底子很差,据说省城里还有专门的外教,赵清雨便琢磨着干脆给他趁机把学给转了。

    因为拆迁原因,到时候户口落户省城也很好办。

    赵清雨准备过两天和父母商量一下这事,w镇的高中以后会越来越严格,光指望学校是不太行的。

    如果能够再多坚持两年,镇子的经济继续发展,她家店子现在这个地方确实很不错,附近还会有个公交站。

    只是那都已经至少是十年后的事情了,又不是自家房子,赵清雨认为没有必要死耗下去。

    可如果是要承包学校食堂里的摊位的话……

    这也太难以抉择了吧!

    赵清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心里有事,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第二天老早就醒了,看了眼时间才六点多,外面还黑蒙蒙的。

    今天还要走一天亲戚。

    不用起那么早,在床上继续躺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又睡着了,再醒来时天已大亮,父母也都起来了,客厅里是来回走路的脚步声。

    “小雨起来没?”赵母的声音响起。

    赵清雨连忙应声:“起来了起来了。”

    她边说边坐起来,小心掀开被子,冷空气嗖嗖的往里钻,她飞快的拿起枕头旁的毛衣套进去,这才感觉好了些。

    和往常一样,提了事先准备好的油和酒,一家人出了门。

    今天的亲戚有点远,需要坐车,一行人走到三岔路口旁边的省道上,把东西往地上一搁,连手都不用招呼,路过的车辆就会知道他们是要等车的人。

    赵清雨捧着手哈了一口气,她戴着露出半截手指头的毛线手套,感觉和没戴差不多,冷得不行。

    忽然她眼角瞥到自家店子门口有辆黑色小汽车停着在,只是很快车子就启动了,开始慢慢滑行。

    赵清雨心里觉得有点奇怪,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果然,这辆汽车慢慢悠悠地滑到了赵清雨他们一家人面前。此时后面不远处有辆短途汽车,那汽车司机看了眼路边的人,又看了眼车,有点犹豫要不要停。

    赵父有点郁闷,这么宽的路这小汽车干嘛就停在他们面前,真没眼力劲。

    他看汽车似乎要走,连忙挥手示意司机停一下,然后提起礼品,招呼身后的家人说:“快快快,车来了。”

    结果下一秒,小汽车的车窗就打开了,李菲宇的脑袋搁在窗户边上,大声招呼:“赵叔叔,回来——”

    赵父人都一脚踩在车踏板上了,闻言回头一看,看到了李菲宇那张熟悉的脸。

    “赵叔叔,你们去哪里,我送你们!”

    顶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