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小说 > 其他类型 > 久伴无言(夏久安言肆) > 第234章 千万不能来迟了

第234章 千万不能来迟了

推荐阅读: 都市狂武战神   扶得起的阿斗   长生四千年   都市极道医仙   十九重帝狱   最强武帝系统   逍遥丹神   完美宠婚:娇妻,三爷要宠你   合约甜妻:一顾深情  

    安诺在某些程度上,感知能力还是挺强的,可能是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在某一瞬间,会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可是一转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外面的街道上仍旧洒着夕阳的余晖,奶茶店里的空调呼呼的吹着,里面三三两两的坐着几个人,而门口,空荡荡的一片。看什么?黎若刚准备点单,就察觉到了安诺的目光,有些疑惑。安诺皱着眉头收回了视线,没什么。她之前都带着保镖进出,本来觉得是多此一举,可是现在的一瞬间,竟然觉得有人在身边也是好的,心里莫名的有了些不安。安诺皱着眉头思考了几秒,才沉着一张脸扯了扯黎若,我总觉得有人跟着我们。黎若刚点好奶茶,听到她的话,下意识往外面看了一眼,只有一瞬间的无奈,随后便变成了谨慎。本来觉得安诺是有些多心了,但是在一瞬间,黎若就想起了一直没找到的陆晨曦。她拧了拧眉,越过安诺往外看了一眼,你先进去找个位置坐着等着,我出去看看。说完,黎若就拍了拍安诺的胳膊,越过她往外走了。她还不信了,这青天白日的,还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跟踪绑架。只是走出去之后,外面的街道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就连驻足停留的都没有,马路上的车辆疾驰着,带着一阵喧嚣。黎若愁眉苦脸的在门口站了半分钟,才觉得可能真的是她们多心了,这才扭头进了店里。结果,没有看见安诺人去哪儿了。白皙的小脸上陡然多了一抹慌乱,在奶茶店环视了一圈之后,确认没有安诺的身影,心跳猛然加快,一把拽住了旁边的服务员问了一句,请问你有没有看见刚才跟我一起的那个女人?她刚刚好像去洗手间了。服务员看到她紧张的神色,不由的也有些紧张了,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黎若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准备坐下来的时候,心里却始终觉得没底,就一边往洗手间走一边给安诺打电话了。电话通了,却一直没人接,站在洗手间门口也没听到她的铃声。黎若脸色一沉,大步走了进去,一闪一闪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空荡荡的,了然无人。安诺!黎若抓紧了手里的手机,一遍遍的拨着号码,也提高了声音叫着她的名字,只是一声声的都无人回应。心底的不安和惶恐一瞬间放大,黎若的脸色都有些发白,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当初安诺被绑到医院的那一幕,有些颤抖的走出来之后,才发现这个奶茶店有个后门。这个时候她宁愿是自己多心了,也一定要见到安诺才能放下心。黎若一边拨通电话一边大步走向了服务台,手指也猛然攥成了拳。调一下监控,你们店后门的。‐‐「南方」还没有开门,只是言肆和慕南两个人坐在大厅里,惬意的闲谈着。难得言肆心情好,慕南今天也没刻意找茬,毕竟看他一脸春意盎然的样子也算是百年难得一见了。言肆正翘着二郎腿,一条手臂搭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之时,慕南放在桌上的手机却亮了起来,黎若二字落入眼帘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突然像是被一个凭空出现的手给攥住了。原本温润清冷的脸色,突然一下沉了下来,好像有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席卷而来,那一抹惬意放松也消散不见。慕南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愣了一下才接了起来。黎若才不是那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的人,就算是真有什么事,都是他先给黎若打电话,而且几乎都是说几句就挂,从不废话。所以在看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他也有些莫名其妙,甚至心跳都快了些。只是还没等他心跳正式加速,就听到了那头焦急的声音,安安不见了,你们快让人去找一下。慕南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有两秒的停止跳动,陡然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急的都快哭出来了,快去找啊!言肆不是跟你在一块儿吗!她是被一个男人带走的,我看了监控的慕南蹭的一下站起了身,柔和的脸上满是阴郁,位置发给我,我们马上过来。坐在对面的言肆看到慕南突然变了的脸色,一瞬间就笃定了自己心底的不安是真切的,冷着一张脸起了身,只是在听到慕南的话之后,还是险些没站稳。明明距离安安跟自己通电话的时间还不到半个小时,怎么会突然间就说找不到人了。那些所有的从容冷静都被在了脑后,言肆怔住了两秒之后便反应了过来,带着满心的焦急惶恐出了门。安诺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眉头微微的动了动之后才感知到眼前被绑上了什么东西,遮住了她所有的视线。她微微的动了动,才发现手脚也被什么东西束缚着,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无法动弹。这样的感知和眼前的漆黑,让所有的恐惧都在一瞬间侵袭而来,安诺一边努力镇定着自己的心跳,一边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自己的手腕。所有未知的恐惧在被放大之后,反而更能让人看上去镇定自若。胸口心跳的速度像是要跃出胸腔,可是她却不得不冷静下来,虽然自己的嘴并没有像是电视剧里那样被封上,可是这个时候不出声好过于开口求救。她之前在奶茶店的时候,莫名的后背出了冷汗,手心里也一层汗,才去洗手间准备洗个手的,只是刚一转身就被人捂住了口鼻,从后门拖了出去,随后被带上了车之后,整个人就没有了意识。现在自己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一次的绑架,目标肯定是自己,而最开始感觉有人跟着也是真的。正当她在恐惧之中勉强自己整理思绪的时候,旁边终于有了动静。我就说了,直接绑过来就得了。一个嘲讽的男声传了过来,说什么安家大小姐,谁还没个疏漏的时候?枪给我。陆晨曦?安诺听到的女声像是来自地狱的咆哮,让她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她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没有动,却怎么都冷静不下来,手心里也出了一层的汗,唇上毫无血色。急个什么?男人打断了她的话,似乎并不准备遂了她的意,反正还没醒,这是我那个所谓的哥哥的女朋友?哼。陆晨曦冷哼了一声,似乎对于这样的称呼很不满,却说不上来是嫉妒还是怨恨。好歹也算是我为你找了一条生路,你现在总得让我爽爽吧?你就不怕夜长梦多?陆晨曦没了耐心,语气也不复过往的温柔,一字一句都像是阴狠的嘶吼,你可别忘了,这是在s城。男人轻佻的笑了一声,那又怎么样?这么多年,他查到我了么?安诺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原本怦怦直跳的心竟然一点点的冷静了下来,憋着一口气慢慢的出着。这个男人,是言肆传说中那个同父异母的私生子,言律。长相带着几分秀气,却比不了言肆那样的深邃硬朗,眉宇间跟言肆有几分相似,却又根本不是同一类人,言律的眼里始终都有种一种玩味,怨恨,甚至是,仇视。就算是这个时候安诺看不见,也不难从他的嘴里听出来,他对于言肆的蔑视和不满。言律,你搞清楚一点!我之所以答应你就是因为我不想招惹言肆!陆晨曦有些失控了,你把枪给我,我杀了她之后,山高路远各不相欠!安诺听着她的话,暗暗的咬了咬牙。这个陆晨曦,还真是对自己恨之入骨,毕竟现在愿意一句废话都不说就要直接杀人的人实在是不多了。不过也难免她会怕夜长梦多,毕竟曾经自己苦苦经营的一条计策,就这样把自己的清白给葬送了。即便是,她也没什么清白。你陪我睡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是你他妈用强的!陆晨曦的表情有些扭曲,原本温婉美艳的脸上早就变得苍白憔悴,甚至像是苍老了好几岁,气急败坏的瞪着言律。言律轻蔑的看了她一眼,嗤笑了一声,话别说的那么难听,你要我帮忙,总得有点儿付出吧?陆晨曦攥紧了拳头,又羞又恼的看了言律一眼,转身就想要把所有的火气撒在还昏迷着的安诺身上。都跟你说了,等会儿。言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慢悠悠的走到了安诺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长得还挺好看的,死之前也得让我睡一次啊。如果说陆晨曦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咆哮,那言律那样轻佻的语气,就像是厉鬼冰冷的呼喊,一瞬间让安诺的手脚冰凉。可是她依旧不敢动,心脏却在颤动着。她想要开口叫言肆,却又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只能咬紧了后槽牙。在言律真的做到最后那一步之前,她能做的只有以不变应万变,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那她也会在那之前结束掉自己这一生。所以言肆,你一定要来啊。一定要来救我,看在我在这一刻满脑子都是你的份上,你千万,千万不能来迟了。安诺想到了言肆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差点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泪腺,睫毛颤了颤,所有的心酸苦楚和慌乱,都被强行压了回去。言律和陆晨曦还对峙着,根本没有留意到安诺的小动作,一直以为是她还没有醒来。言律!你之前说过安诺给我处置的!我是说过啊。言律笑的阴冷,那你想过我为什么会帮你抓她吗?别说你现在的身份了,就连以前,都不够格。都说他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他也并不需要见光,反正吃喝穿用都没差,只不过对于那个所谓的哥哥,实在是,很不喜欢啊。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从来都不被关注不被宠爱,却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总是觉得自己事事处处都比外人优秀,其实不就是个被抛弃了的人吗?他又凭什么呢?大家都是姓言的,他又凭什么那么高高在上,凭什么手握大权,而他言律,在言明离开言家之后,生活一天不如一天?陆晨曦被他的话气的唇色发白,而面前的男人却不以为然。既然这是言肆的女朋友,那给我睡睡也不亏。言律突然伸手摸了摸安诺的脸,指尖在她的脸颊上打了个旋,我也想尝尝,他身边的女人是什么味儿。言律跟言肆不一样,甚至是这么多年的生活,早就让他心理扭曲了,本来就有着不平衡,如今的言明更是对他百无一用,他也就更为眼红言肆那样的生活。明知道是这样,可是陆晨曦还是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呼吸困难,你什么意思?言律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陆晨曦胸口上下起伏的,言律的话,无疑是踩到了她的雷点,让她彻底的忘记了自己这个时候是完全处于劣势。他一再的提醒陆晨曦,安诺才是言肆的女朋友,甚至最后那一句‐‐他身边的女人。原本陆晨曦就把所有的怨恨都堆在了安诺一个人的身上,这个时候言律再一再提起,无疑是在刺激着她每一根神经,也是在提醒着她那些过往,和言肆从来没有属于过她。你就这么喜欢捡言肆用过的东西吗?陆晨曦气急败坏的看着言律,他睡过的女人你也眼红?眼红?言律半眯起了眼眸,直起了身子,陆晨曦,我要是现在杀了你,就算是言肆知道了,也不会追究我任何责任的。他淡淡的一句话,卯足了威胁的意味,让陆晨曦整个人都颤了颤。而且我跟你说过,我帮你,不过是因为不想让他那么顺心罢了。言律的语气冰冷,没了之前的轻佻,多了几分警告的意思,他那种人,最见不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又更何况是女人呢?还是一个,如此深爱着的女人。陆晨曦对安诺是恨之入骨,而言律对言肆,则是一种嫉妒眼红的报复,他想让言肆体会到生不如死,想让他彻底崩溃,更想让他一败涂地之后,崩塌多年所筑起来的高傲。比起一时间的痛快,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摔得粉身碎骨更为大快人心。言律蹲在了安诺面前,伸出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安诺的眼睛被黑布蒙住了,唇上也因为紧张,没有了什么血色,身形纤细,无力的靠在椅子上,似乎没有醒来的意思。言律沉默着看了她片刻,才突然伸手扯掉了她眼睛上的黑布,醒了?安诺心里一惊,背在后面的手指颤了颤,却没有睁眼,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模样。不想睁眼,那就睡着吧。言律的声音里带着轻笑,他的声音并不难听,反而这个时候显得很柔和,可是偏偏让安诺背脊一凉,反正,待会儿也得睡。他的意思,安诺听的太明显了,猛地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来看着他。眼前的言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底却一片冰冷,带着一些玩味,好像是要在下一秒钟就带着安诺一起坠入地狱一样。安诺的眼睛因为长时间的束缚着,视线还有些模糊,却明显的看到了言律眼底的阴冷,安诺猛然攥紧了手心。她在的是一个不算大的屋子里,里面放着一些长长短短的棍子,看上去是一个仓库的样子,旁边的走廊上空荡荡的,敞开着的大门投进来的光线也暗了一些,不如之前的明亮。天色要一点点的暗下去了。安诺心跳逐渐加快,指甲都快嵌入了掌心,甚至连呼吸都慢了下来。那些所有的故作镇静,都一点点的崩塌,她现在无比的恐惧,不比当初躺在手术室的时候差分毫,只是这个时候,她心底终于不再是绝望了。至少,她这个时候的支柱,就是言肆。陆晨曦在看到安诺醒来的一瞬间,像是突然入了魔,猛然扑向了言律,伸手想要夺过他别在腰间的枪。她双眼猩红,不知道是因为暴躁还是激动,似乎安诺醒来的这一瞬间,给她带来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大。枪给我!我要杀了她!陆晨曦一边抢夺着,一边念念有词,我要让她去死!都怪她!这都是她该得的!言律想要躲开,陆晨曦却像是魔怔了一样,不依不饶。看着言律陡然皱起了的眉头,安诺深吸了一口气,干净的眼里带着淡淡的水波,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天色确实在开始慢慢变暗了,她也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了。安诺背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彻底浸透,黏在了肌肤上,就连额头上也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看着言律那样隐忍而又扭曲的样子,她终于还是咬了咬牙。杀了我吧。女人的声音陡然响起,她因为口干舌燥,声音有些喑哑低柔,却又带着一抹坚定。就好像,真的在一心求死一样。陆晨曦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言律也朝安诺看了过来,那眼底带着一抹惊讶,和兴奋。安诺看到他眼底那抹兴奋之色的时候,所有的情绪都差点崩溃了。她知道言律能做到那个地步,更知道陆晨曦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想要毁灭这一切,那样的兴奋,是让人从脚底,从下往上,油然而生的寒意。就好像,一匹见了食物的恶狼。我宁愿死了,也不想让言肆看见我被你们侮辱的模样。安诺看向了陆晨曦,毫无惧色,你现在就杀了我更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