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霄东来 > 第一七九章 争夺血脉 巨变疑云

第一七九章 争夺血脉 巨变疑云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将这怪物打灭,陈靖之心头更沉,就算百鸿上人等人不被骗走,这怪物也还会有其他手段,肯定是要将他们分而杀之。现在只能说是暂时没有了危机,他目光四处扫了一扫,谨慎地走向都灵上人。

    这时候黑夜之中爆发出一道巨大的声音,好像火雷炸开,这些人立刻把目光看去,只见天中一道红光跳起来,凝成了一只重瞳鸟的虚影,长尾如流纱,飘飘荡荡,周边带起了风雷之音。而这只重瞳鸟飞起来,黑色烟气冲向了鸟身,双方激战。

    “百雷,这是百雷动用了秘术求援,我们立刻过去救他。”百风见到这等情况,没有半分犹豫,立刻往百雷所在的方向冲去。都灵上人皱了皱眉头,不过多一个人是多一份力量也说不定。

    袁夫人和蛊蚕仙娘看向陈靖之,后者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大家尽量不要分开。”

    百雷头顶悬挂一只小钟,垂下层层金光,将他紧紧护住,但是现在的情形,金钟外边的光芒已经被黑色的烟雾污染,两只人形血肉怪物趴在了金钟光幕上不断啃咬金光。百雷已经动用了许多法术,可是丝毫没能将这两只血肉怪物杀死,打灭之后又会重新聚在一起。

    现在,百雷只能动用了秘术,召唤六翼重瞳鸟血脉,用这虚影杀敌。这两只怪物也不寻常,吐出黑色的烟气飞向了天上的重瞳鸟,不断吞食重瞳鸟的灵机。重瞳鸟每失去一点灵机,这两只怪物就越充实,甚至背后隐隐出现了两个小小的肉球,似乎有东西要从肉球里面爬出来。

    百雷已经精疲力尽,只要重瞳鸟虚影一散,那么他立刻就会因精血丧失而死。他已经支撑不住了,顶上的金钟黯淡无光,砰的一声,金钟光芒尽数散去,而后落在地上。两只怪物怪叫一声扑了上去。

    百雷已经绝望了,然而下一刻,两只怪物就被轰的一声踢翻在地,随后两把长刀将这两只怪物斩杀分尸。百雷喜出望外,百风一把将他扶住,帮助他收摄重瞳鸟心血。

    鹿侗上人将两只怪物劈开之后,再度要上前,但是陈靖之一把喝住,他手中飞出两道黄色光芒,随后落在怪物身上,化作两张符箓。

    “陈道长这是何意?”鹿侗上人警惕地看向陈靖之,见他黄符落下之后,两只怪物的尸体便不再聚合,而是在原地蠕动,流出了腥臭乌黑的血水,夜色之下更是怪异无匹。

    陈靖之快步上前,“我需要用这两只怪物探查对方的目的所在。”

    说完之后,他心神瞬间侵入了怪物之中,只是这两只怪物根本没有心神所在,仿佛是两个傀儡,只有一个念头,杀死对方,夺取精血。须臾,陈靖之把手一挥两道星雷火光落下,顷刻间两只怪物化作两堆灰烬。

    “陈道长有什么发现?”鹿侗上人情不自禁开口问道。

    陈靖之微微摇了摇头,“只有些许问题,其他的看不出来,诸位见多识广,有没有人知道这怪物的来历?”

    众人都是摇了摇头,陈靖之想了片刻之后,忽然心头一震,怪物青江上人想要百雷百风两人照顾怪物,偏偏不叫道行较高深的其他人,那么一定是他们两个有什么奇特之处。

    “大家先离开,边走边说,等一会儿遇到怪异的事情,先念动心经,可以保持灵台清明。”

    路上,诸人十分小心,陈靖之则是向百风问道,“风公子,你和百氏族中其他几位长老你觉得区别在哪里?我直觉那些怪物好像更加倾向于要先将你和百雷杀死。”

    “区别在哪?”百风面露疑惑之色,紧紧皱着眉头,嘴里面喃喃说道,“区别?区别?”

    “这事情你问我最清楚,它们是要我的血脉,是要我的风雷六翼重瞳鸟血脉。”百雷忽然睁开了眼睛,无力地说道。

    “血脉?对,那应该是血脉,我和百雷皆是族里面数百年来唯二的两个最为接近祖先血脉的后辈,我乃玄风六翼重瞳鸟,这两个血脉修行到极致就可以返还先天,重现祖先的法力,最终破开束缚,直入紫府之境。”

    百风陡然大惊,这也是玉妃娘娘为什么一定要支持自己成为家主的原因,相比于百雷,玄风六翼重瞳鸟血脉更容易修炼至极致,潜力更为强大。

    “但是要我们的血脉又有什么用处?难道这怪物还想修炼我们六翼重瞳鸟祖先的功法?或者纯粹是喜欢吸食精血?”百风觉得十分奇怪,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怪物,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可怕。

    陈靖之倒是想起了东华道的一些传闻,许多魔头就是吸食强大的血脉精血从而强化自身的法力。这些怪物的目的很有可能也是如此。而且观察下来,这些怪物兼具了恶鬼和魔头、异怪的特点,最为重要的是陈靖之想到了打灭怪物青江上人时,怪物说是分身,当时陈靖之就已经有所怀疑了。

    能够分化分身要么是法力极为强大,能够以分神控制傀儡肉躯,要么是修行的法门就有分化的本事。如果是前者那么完全必要花费心思,想来想去只有后者,而那能够做到这一点有需要吸食精血修行的的大部分是魔道修士。

    蛊蚕仙娘看了看众人,心中也有了些猜测,当目光与陈靖之接触的时候,对方轻轻点首。蛊蚕仙娘轻声道,“我们蛊女修炼蛊虫,会放人千百只虫儿争斗,最终留下一只最为强健的,而这一只蛊虫吞食其他虫儿的血脉,凭此强壮自身,达到血脉精纯的目的。”

    “我族中确实是上古神人六翼重瞳鸟的血裔,你那修行法门和我们不同的。”百风扫了一眼,心中不悦,这是族中修行的信念被人打破,当下面庞僵硬咄咄逼人地说道。

    蛊蚕仙娘讪讪一笑,便不说话了。

    而陈靖之则是有了些许的想法,言道,“蛊蚕仙娘所言的是她所修行的法门,今天的事情确实有些相像,风公子也不用在意。”

    都灵上人原本对此并不关心,但是现在的情形恨不乐观,她修炼的功法对付其他的修行人自然没有问题,可是遇到这等怪物就需要再用到其他的方法,其实颇耗法力,尤其是陈靖之所言那怪物只是暂时被百鸿等人引走了,随时可能回来,心中顿时有了想法。

    “陈道长,这等怪物我之前从未见过,确实与平常见到的阴气化鬼有些相似,但是更为邪恶,可以在虚实两者之中无穷变化,似乎还有剧毒。遇到这样的怪物,我也有些无所适从。而陈道长似乎颇有心得,能否告知下一步要怎么办?”

    “当务之急恐怕是要先找到十大姓氏在这里修行的先祖,才有可能找到解决的方法,不然的话我们只能等待一年以后,这方天地和我们所在的百越国交汇的时候逃出去。天琅山只是此方天地的一角,而且只有天琅山的十大姓氏在这里修行,找起来应该不会太难。”

    说完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这显然不太可能,除非怪物不再需要血食。

    陈靖之继续说道,“诸位是否发觉了我们从水边到这里已经走了十数里路,夜间连只虫儿鸟儿都没有发现?”

    众人这时候都是悚然大惊,他们一直以来都没有发现,毕竟之前面对恶鬼实在太过紧张了,一心想着如何应对逃生。而根据百风之前提供的消息,这里虽然不是乐土,但是也有不少生灵存在。

    “陈道长的意思是这些生灵都已经被怪物吃了?”袁夫人美眸一震,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管怎么样,先找到了十大姓氏在这里修行的先祖,才有可能知道前因后果。天琅山巨变,也应该只有他们知道原因的。”

    陈靖之说完之后其他人都是深深认可,百风说到,“刚才百鸿上人他们前去的方向是不是就是先祖们的方向?”

    “这个难说,但是刚才我感应到的是有另一道神识侵入这里,加上被怪物的法力遮掩,很可能影响了百鸿上人的判断,那个意识很有可能是怪物所发,而不是百氏的先祖。”

    都灵上人眯了眯眼睛,随后也是补充道,“刚才确实有一瞬间似乎有外人插手进来,但是那时候我全心不在此处,只是有所感应。现在陈道长说来,那倒是很有可能了。”

    诸人倒吸一口凉气,那怪物的法力如此奇怪。

    百雷咳嗽了几声,终于气息稍顺畅,不屑道,“现在就我们这些人法力低下,还不如赶紧去找到百鸿上人,还有其他几个族的人。”

    百风扎了他一眼,“我们再差,你的性命也是我们救的。”

    “雷公子说的不无道理,加上百鸿上人等人对付这怪物,我们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就更大,但是刚才百鸿上人等人走得十分干脆,即便我有意想要请百鸿上人留下来,但是人微言轻,百鸿上人并不会相信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