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小说 > 武侠修真 > 天步九重 > 七百八十五、脖子有问题

七百八十五、脖子有问题

推荐阅读: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斗破苍穹   重生似水青春   茅山鬼王   天谴之心   酒神(阴阳冕)   诡三国   天唐锦绣   武神  

    陈鲁说:“我老人家一时没了主意。以你之见呢?”

    地仙说:“两种处理结果,小仙提出来,供制爷参考。第一,这事不宜大动干戈,把这几个人报于圣母,干掉了事。”

    陈鲁点点头说:“是不错,也符合圣母目前的处境,只是我老人家心有不甘。说一下第二。”

    地仙说:“把这几人押往大牢,搞好供状,惊动紫霞宫,抓人,兴大狱。”

    到这时候,陈鲁已经理清了思路,说:“这两个都可以,折中吧。把人犯和供状报于太阳屿,实话实说,听后发落。”

    地仙眼睛一亮,说:“好计,但是人犯还得押在我们那里,小仙怕他们一下子猝死。他们或者有用,死了就什么也不是了。”

    陈鲁笑着说:“知我者,老黑也。就按你说的处理。把住持找来。”

    思空就在隔壁候着呢,听见宣召,赶紧跑进来,说:“见过二位大人。”

    陈鲁说:“思空,我老人家推荐你作这里的住持,刚刚上任,就给我来了一个惊天大案。几乎把中使大人置于死地。我真得重新评估,你这秃驴是不是适合这个住持,你到底属于哪级水平。”

    思空赶紧跪下,说:“师叔训诫的极是,弟子一定在野仙观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查。绝不辜负师叔的推荐之情。”

    说着抬起头时,已经不见了陈鲁的踪影。

    陈鲁这时候已经回到了养夷城大营的上空。他悬在空中,这里正是清晨,家家户户都立上了帐篷,冒着袅袅炊烟。

    陈鲁想看一下吉提,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好官。他仔细在空中观察,看到城门处,也有几个大帐,一些官员和士兵进进出出,知道是总督府在这里设的临时衙门,心里不免升起一丝感动。

    陈鲁降落在城里没人处,悄悄地来到一处帐篷,有两个女人在做早饭,他打了一声招呼,里面出来一个老者,陈鲁赶紧上前见礼。

    这个老者似乎有些见识,看陈鲁穿着,知道是一名官员,他非常客气,说:“不知道官人老爷有什么吩咐。”

    陈鲁赶紧纠正说:“老人家,我不是官员,就是听说这里遭了灾,过来看一下。你们现在有粮食吗?”

    老者说:“有,每人分了半石米,和一贯制钱,还分了一些盐巴。这是天朝使团捐献的,王廷的赈济银子很快就到了,那时候再重建房屋。我们都总把自己家的粮食都拿了出来。正在号召大户拿出粮食,一起盖房子。官家出料,不给工钱,只管饭。”

    陈鲁想,这个办法不错,因为家家户户都得盖房,谁也不用出钱了,出工就可以,这个吉提不错,一定让他再进一步。

    打听的差不多了,陈鲁骑马绕过官员,向官道上奔去。他感觉又渴又饿,只好在路上补充一点水和干粮,不敢耽搁太久,一直没再停歇,一直到了酉正时分,大概跑了有一百五十多里,在一处山梁上看到了使团的大旗。

    使团在一处峡谷扎营,看样子已经过了一夜,陈鲁没追上李达他们,想必他们也已经到了。

    陈鲁站在山梁上打量一会儿,这个峡谷也有村庄,有几个不大的村庄连成一片,每个村庄只间大概间隔四五里地。陈鲁放下心来。

    陈鲁刚进大营,龙刚已经迎了出来,原来是他们有人在旁边的高岗处设了暗哨,早已经打旗语通知了使团。

    龙刚说:“中使大人等的着急了。”

    这就是告诉陈鲁,中使大人已经回到了使团。陈鲁这才彻底放心。对着空中喊道:“你们回去吧,替我陈子诚谢过你们米乐大王。”

    这时过来几个将士,还有韩六儿、蛮台带着陈鲁的亲兵。大家看陈鲁又朝天上说话,不知道真假,有的在偷着笑。天上传来声音:“小人谨遵制爷法旨。”声音消失了。

    大家吃了一惊,不敢再问,簇拥着陈鲁来到中军大帐。

    大家见礼,李达下令:“喜子,告诉老哨长,做几个小菜,晚上本使和陈大人吃几杯酒。”喜子答应着出去了。

    陈鲁说:“看这样今天没行军,是不是有什么状况?”

    李达说:“龙刚,你告诉陈大人。”

    龙刚说:“陈大人,你离开养夷城已经五天四夜了,今天已经是六月二十六了。我们到了这里,这里叫儿哥,昨天就扎营没动,中使大人是昨天夜里追上的。”

    接着龙刚告诉了这里的情况。

    他们前天刚刚到了这里,儿哥守备府的守备和同知都来拜访。这里没有天使,他们也知道,守备说:是吉提都督告诉他们的,有事尽管找使团,他们一定会帮助解决的。

    龙刚不是天使,不敢大包大揽。守备说了一些情况。

    原来是这个守备府辖区的百姓得了一个怪病,就是脖子。一到阴天下雨时候,大家都脖子痛,而且脖子上红彤彤一片。

    龙刚听着心里发笑,这有什么,这不就是水土问题吗。天朝使团的郎中们都会治这个病。想一想,歇一天,正好等一下中使大人,于是就答应了守备,说第二天去看一下病人。

    第二天,龙刚不敢离开大营,让也速带着一哨人马保护两个郎中去看一下乡民。不到半个时辰都跑了回来。也速来见龙刚,脸色都变了。

    龙刚心知有异,让他们不用着急,慢慢讲一下。

    他们走访了四家,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他们都矢口否认这些,说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脖子痛这一说法。也速他们疑惑,以为是守备府胡说八道。他们就去了守备府。

    守备看出了他们的疑虑,把这里的伙头军找出来,另外还有几个三十多岁的老兵。

    这个伙头军叫吉泰,快六十岁了,一直跟在军营里,他家本来就是儿哥的,从军二十年回到这里,家里人都不认他。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也不认识家里人。

    其中一个人叫塔男说:“我的爷爷就是这里人,我父母在养夷城,我也在养夷城当兵,过几年就回来一次看看家人,发现他们的模样变了,我有一个堂弟,第一次回来时,我的弟弟七岁了,喊我哥哥,特别亲热,过几年,我又回来,他也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还被我的叔叔骂了一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